柏趣阁 > 都市小说 > 女人变心如翻书 > 章节目录 女人变心如翻书第1章 我们离婚吧
    <h3>《女人变心如翻书》 第1章 ??我们离婚吧 内容试读</h3>            凌晨一点。

    苏桐被一道惊雷吵醒,借着不断从窗前划过的闪电,她看到秦淮的床上被子叠的整整齐齐,显然他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一阵失落瞬间萦绕心头。

    结婚三年,她是沙发,他是床,日日如此。

    最晚回来,也从未超过十一点,可是今天为何到了找个点还不见人?

    苏桐从沙发上下来,将卧室的窗户关紧,又拉上窗帘。

    返回沙发,却怎么都睡不着。

    外面依然雷声阵阵,狂风大作。

    她的脑子里都是秦淮怎么还没回来,心里的担心,又让她坐了起来,看着忽明忽暗的房间,不禁抱紧了自己的身体。

    好累,她快撑不住了。

    一段没有感情的婚姻,全靠她在拼命维持。

    秦淮不爱她,而她甚至连摆设都算不上!

    余光瞥见旁边矮桌上的手机,内心惆怅更甚。

    他就算不回家,也不会主动跟她打电话,或者发一条短信。

    本就没打算能看到他的任何消息,却还是鬼使神差地摁亮手机,可在看到上面的一条短信,她顿时忍不住心花怒放。

    难道是他在半夜给她发消息了?

    当即点开,却在瞬间浑身血液凝固,一双眼睛死盯着屏幕上的一张照片。

    一对男女同塌而眠,男人面容俊美,女人巴掌脸娇小,却有几分熟悉。

    苏桐在脑子里快速过了一遍,所认识的女人,突然有一个人的名字陡然跃入脑海:

    ——桑妮。

    再往下,还有一行字:我回来了,你这个硬抢来的秦太太,让位吧!

    苏桐不敢相信,也不得不信。

    过往一幕幕犹如放电影一般,在眼前闪过。

    当年,她跟桑妮是同一届,彼此的家庭都极其普通,但她却因相貌,有着系花的称号,并成功接近了大她们两届的法律系大才子秦淮。

    她对他一见钟情,可他的眼里却只有冷漠。

    一次告白被拒绝,她没有放弃,凭着一股热情,开始漫长的女追男。期间,她将他当成了毕生的目标,自此眼里唯一的异性只有他。

    大学四年,他先毕业,她追到他背着家里跟同学在外开的事务所。每天不迟到辛苦地等他下班,尽管,他依然当她如空气。

    一年后,他被家里安排出国,她在不久迎来大学毕业。

    可在半年后的校庆演讲上,她再次见到了他。

    已经从一位少年稚气,彻底蜕变成了一名成熟稳重的精英人士。

    西装革履,高不可攀。

    尽管感觉与他之间有着极大的差距,可心里得不到的那种不甘,还是让她鼓足勇气决意向他求婚。

    在交心的同学的帮助下,她当着几千师生的面,手持鲜花,一步步走近他,并单膝跪地,满眼真诚地说出了‘秦淮,我要嫁给你’。

    他不知是因为不想我尴尬,还是别的原因,竟然在数秒迟钝后,微微俯身收下了花。

    事后,没有婚礼,瞒着双方父母直接去领了证。

    纵然这样,坠入爱河的她,还是开心到起飞。

    婚后,他接手家族公司,与她住在外面的公寓楼。

    日子简单,却也枯燥。

    她当起了全职太太,他的规矩很多,她从来都是无条件遵守。

    至今已有三年,三天后就是他们结婚三周年。

    可是现在,今天晚上,他第一次夜不归宿,且还是跟她的同学在一起。

    苏桐抬手动作僵硬地摸了一下脸颊,发现湿湿的。

    过往,明明是她最美的回忆,为何现在再想来,心却隐隐作疼,仿佛成了一种讽刺。

    三年,她为了跟他好好的,不惜与父母决裂,自此不见。

    他呢,怪不得,这三年婚姻,他连一次正眼都不想给她,原来,他的心里住了人。

    “呜呜呜……”

    越想越难过,苏桐抱膝痛哭。

    外面的电闪雷鸣,以及空荡的房间,整个人就像被抛弃的怨妇。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停止哭泣,也突然清醒不少。

    他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交集的?

    当年的秦淮,颜值高又是法律系的学霸,在京大就是神一般的存在,因为高冷不近人情,所以就没有女生敢跟他接近。

    那桑妮又是跟他怎么认识的?

    想到这个,苏桐擦干眼泪打开手机找线索。

    首先是微信,点开并没有任何消息,于是,她又翻到朋友圈。

    往下拉,没一会儿便看到秦淮发的一条动态:

    一张雨中红玫瑰的图片。

    这是……什么意思?

    苏桐猜不透秦淮的心思,尽管三年婚姻,依旧如此。

    真是够了!

    就算是一颗冰块,一千多个日夜也该融化了吧?

    好累,她坚持不下去了。

    一个坚定的决心,强烈地充斥着她的每一个神经。

    彼此放过,也许是最好的打算。

    挨到凌晨五点,天色渐渐发白,外面的雷声终于停下。

    苏桐刚要出去准备早饭,一下楼就听到玄关处钥匙开门的声音,跟着一个黑影进来。

    她定在楼梯口,直盯盯地看着他走近,随后越过她上楼。

    苏桐鼻子一酸,霍然转身,“秦淮,你混蛋!”

    第一次,她对他吼,第一次,她这么大声且愤怒不已。

    男人脚步一顿,缓缓转身,俊美冷冽的五官,此刻仿佛覆了一层冰霜。

    沉默良久,他道:“你在发什么神经。”

    苏桐很安静,在看了她良久后,抬步去了厨房。

    早餐上桌,秦淮照常来餐厅吃饭。

    西装革履,一丝不苟。

    尽管是在这一刻,苏桐还是觉得他身上的每一处都是那么的迷人。

    短暂的失神,她很快清醒。

    拉了椅子在旁边坐定,极是平静地说:“我们离婚吧。”

    正在吃饭的男人,有瞬间的错愕。

    但苏桐已经起身,她上楼拿了提前准备好的离婚协议,送到餐厅,秦淮的面前。

    他在大致浏览后,抬手握笔,不假思索地签了字。

    苏桐心痛地闭了闭眼,强忍着鼻腔的酸楚,控制自己不要流泪。

    一个人的爱情,终究不会有结果。

    协议很清楚,她什么都没要,一如她与他结婚时,孤身一人。

    可令她没想到的是,秦淮在看完协议后,竟然什么都没问。

    如此,他一定是对她厌恶透了吧?

    忍了三年,终于解脱。

    苏桐在当天晚上离开的公寓,一天办好了所有手续,天底下恐怕只有她这么快结婚,这么快离婚。

    拖着仅有几件应季衣服的行李箱,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老天爷似乎也在欺负她,消沉一天,突降暴雨。

    豆大的雨滴砸在身上,不过片刻浑身湿透,饥饿与疲惫交织,没走多远,便昏倒在路边。

    这时,老远跟在后面的一辆黑色轿车,快速驶来从车上下来两名男子,将她拖上了车,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