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趣阁 > 都市小说 > 逆天帝妃开挂了 > 章节目录 逆天帝妃开挂了第1章 穿越
    《逆天帝妃开挂了》 小说介绍</h3>         推荐精彩小说《逆天帝妃开挂了》本文讲述了楚慕初龙鳞墨的爱情故事,给各位推荐小说内容节选:

    <h3>《逆天帝妃开挂了》 第1章 免费试读</h3>

    “砰!”

    这是木棍打在肉上发出来的沉闷重响。

    楚慕初披头散发的倒在地上,雪白的里衣渗着一道道斑驳的血迹,看起来狰狞又可怖。

    楚慕初:?

    她不是在末世的时候被曾经的队友围攻,然后拉着他们自爆,同归于尽了吗?

    她什么时候这么牛逼了?自爆了还能活着?

    楚慕初心思百转满脸懵逼之际,又是一棍子狠狠的打在了她的背上,痛的她一阵龇牙咧嘴,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反手握住了那欲继续砸下来的棍子。

    与此同时,不过是一刹那的功夫,周围的嘈杂声就伴随着无数陌生的记忆瞬间涌进她脑中。

    记忆中的女子也叫楚慕初,是楚家的嫡亲大小姐,自小就与大商朝太子定下了婚约。

    却因先天不足,身体孱弱不说还自幼痴傻,动辄被府中继母和继妹煽动,满大街追着她的太子未婚夫跑。

    然而每每这般,都会遭到太子及其爱慕者或者随从的一顿毒打与羞辱。

    今日亦是如此,却不想原主竟然阴差阳错的被这些人活生生打死,换上了她这个末世而来的楚慕初。

    “看看,这楚傻子又来纠缠太子殿下了,啧啧,真是好生的不要脸。”

    “哈哈哈,这楚傻子什么时候要过脸了?她要是要脸的话,就不会在大街上抱着人家太子殿下的大腿叫相公了。”

    “当真是丢了她娘护国长公主的脸,也还好长公主殿下仙去了,不然还不得被这傻子活活气死?”

    “她这幅恬不知耻的样子,也难怪宣平侯不喜这个嫡女了,若我是宣平侯,我只怕也是恨不得没有这么个丢人现眼的嫡女。”

    “……”

    耳边夸张的嘲讽和鄙夷,让楚慕初拧起眉,她甩开手里握着的那根木棍,双手撑地缓缓地站了起来,身上穿着的雪白里衣满是血迹和污渍,一眼看去,触目惊心之余又带着凄凉的狼狈。

    浑身染血的少女睁着那双冷戾的眸子幽幽的划过在场的每个人,最后停留在了身穿明黄色五爪蟒袍的俊美男子身上。

    那张被各种恶俗胭脂水粉覆盖的小脸活似恶鬼一般,让人望而生惧。

    周围百姓们目瞪口呆,既惊讶于这傻子执着,又好奇她此时站起来又想作甚?

    这……都没死?

    赫连景剑眉紧蹙,鄙夷又厌恶的看着楚慕初,不过是个又傻又蠢又丑的贱妇,竟然妄想嫁给他堂堂的大商太子?

    “太子哥哥,姐姐这样好吓人,清雪害怕~”

    站在赫连景身边的白裙女子黛眉轻蹙,低呼一声,白皙的指尖紧紧的攥着赫连景的衣袖,俏脸微微发白。

    赫连景将身边女子护在怀里,声音温和的低哄:“雪儿莫怕,太子哥哥这就将这傻子打发走,省的吓坏了你。”

    话音落下,他就阴沉着脸,气势汹汹的瞪视着楚慕初,那目光活像是在看一个死人,眼底满是冷意和杀意。

    “再不滚,本太子就杖毙了你这贱妇!”

    说完,他又转头对着那拿着棍子的侍卫冷喝一声:“把她拖走!”

    随侍在赫连景左右的两个侍卫唰的一下抽出了腰间大刀,锋利的刀剑对着楚慕初,一步步的逼近她,目露凶光。

    “嗤。”

    楚慕初嗤笑一声,苍白的小手就那样径直握住了朝她逼近的刀尖。

    然后——

    “咯嘣”几声。

    几截断刀就被她随手丢在了地上,

    四周一片寂静,所有的围观百姓都忍不住倒抽冷气。

    这,这傻子莫不是还是个怪物?

    楚慕初没理会周围的嘴碎百姓,只是歪着头,懒散的看着赫连景。

    “赫连景,若我没记错,与你自小有婚约的人是我,不是我这好妹妹苏清雪吧?”

    “所以你二人这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无媒苟合?王八看绿豆,看对眼了?”

    “啪啪”楚慕初抚掌而笑,明明狼狈的不行,骨子里却透着一股子风流散漫。

    “原来皇家的教养和规矩就是这样的?专门教一国太子如何罔顾世俗规矩?啧,倒是让我长见识了。”

    赫连景愣了一下,紧接着目光中就染上了滔天怒意:“楚慕初!你找死!”

    “我若死了,太子殿下你可就成鳏夫了。”

    “鳏夫……还有资格做一国储君吗?”

    楚慕初嗓音颇为沙哑,她一面说,一面往前走,周围的侍卫们都一脸戒备的看着她。

    “姐姐,你,你怎么能这般侮辱太子哥哥呢?你,你真是太过分了……”

    苏清雪以手掩唇,似是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眸,看着楚慕初的眼神满是泪光。

    她步履婀娜,挡在了赫连景的身前,声音温柔似水又带着股决绝。

    “清雪知道姐姐向来不喜我,若是姐姐真的生气,便,便打骂清雪吧,莫要再惹太子殿下生气了。”

    “太子殿下是皇族贵胄,怎能轻辱?姐姐你莫要因为自己糊涂,就连累了爹爹和整个苏家啊~”

    美人垂泪,又这般善解人意柔情似水,这样的一幕,直接就和浑身脏污满脸戾气的楚慕初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赫连景眼底的厌恶和不耐更甚,就连周遭百姓也再次鄙夷嘲讽出声。

    各种恶毒的言论一句又一句的砸在楚慕初身上。

    “这种傻子怎么不早点死了?看把苏家二小姐欺负的!”

    “就是就是,丑人多作怪,我要是长她那副模样,我早就把自己吊死了!”

    “自己又蠢又恶毒不说,还平白连累了苏家,我要是宣平侯,就马上把这个孽女一棒子打死了事!”

    耳边嘈杂的声音让楚慕初不耐的皱了皱眉。

    她歪了歪头,声音沙哑而冷淡。

    “闭嘴!”

    “你们属鸭子的吗?嘎嘎叫个不停,聒噪!”

    女子的眸底带着淡淡戾气,不过是一眼,就让周围的百姓们瞬间噤声。

    楚慕初修长的指尖抵着太阳穴,虎虎生风的走到苏清雪面前,一把薅住她的头发,把人扯地上躺平。

    还没等赫连景反应过来,她面瘫着一张脸直接粗鲁的摁着苏清雪的脸在地上摩擦了一下,划拉出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

    “啊!我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