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趣阁 > 玄幻小说 > 叶凡唐若雪医婿 > 第一千八百九十八章 无情打击

第一千八百九十八章 无情打击

 热门推荐:
    在洛云韵跟梵八鹏冲突的第二天早上,叶凡走入了龙都一处私人医院。

    这间医院位于郊外,占地不多,但极为僻静,而且戒备森严。

    这是神州医盟旗下一间医院,专门救治服刑中的犯法权贵。

    这既能隐藏这些过气大佬的消息,也能避免家属闹出不必要的麻烦。

    梵当斯被叶凡断腿后就送来这里疗养。

    叶凡刚刚出现,等候已久的杨耀东就笑着带人迎接上来:

    “叶老弟,早上好啊,你总算来了。”

    “你不来看他,我都想要把你找来。”

    “你不知道,这些日子,梵当斯不吃不喝,不怒不喜,整天跟死人一样躺着。”

    “看起来他失去了抵抗力,但那份直勾勾的眼睛,看得我和守卫都发慌。”

    “我大哥无所谓他死活,我却不能让他死在我手里,每天都让人给他打葡萄糖。”

    “他也不抗拒。”

    “总之,他现在给我感觉是,没想着活命,但也没有刻意寻死。”

    “你替我看看他,劝劝他,别这么半死不活折腾我们。”

    前行的路上,陪同的杨耀东轻声向叶凡诉苦。

    尽管梵当斯闹出不少事情,但身份摆着,一旦死了,很多麻烦就会冒出来。

    人死了,很多过错就消失了,让梵当斯死的人也就要承受谴责。

    到时只怕整个西方王室联合起来痛斥杨红星。

    杨红星无所谓世界骂名,但身为弟弟的杨耀东,却不想哥哥被人千夫所指。

    兄弟相互扶持相互照顾才能让家族走得更远更长久。

    叶凡淡淡一笑:“杨会长放心,我过来就是让梵当斯重新做人的。”

    “什么意思?”

    杨耀东微微一愣,随后又笑着摇摇头:“你们年轻人想法就是多。”

    “对了,听老三说,梵八鹏他们要赎回梵当斯。”

    “你直接把梵当斯丢回给他们,再顺势要个十亿八亿算了。”

    “这样既赚一点钱贴补,也把烫手山芋扔了。”

    “你不知道,梵当斯不能杀,也不能让他出事,我真是头大啊!”

    杨耀东背负着双手很是无奈。

    “梵当斯我肯定会让八王子赎回去,也一定会让梵医一事落下圆满结局。”

    叶凡对杨耀东绽放一个笑容:

    “不过一切都要等我跟梵当斯聊一聊再做打算。”

    说到八王子,叶凡眼神多了一丝玩味,也不知自己披的衣服有没有成为梵八鹏的刺。

    当宋红颜告知梵八鹏是一个喜欢争风吃醋的登徒子,叶凡就寻思着拿梵八鹏来给梵国使团添堵。

    见到娇媚如妖的洛云韵,叶凡更是当面刺激着梵八鹏。

    事后更是关怀备至给洛云韵披上衣服。

    他要让梵国使团内讧起来。

    “叶老弟,到了!”

    在叶凡念头转动中,杨耀东把叶凡引到一间戒备森严的病房。

    他挥挥手示意叶凡进去,而他捏出一支烟去吸烟室休息。

    他不想再看到梵当斯半死不活的样子。

    那是一种深入骨髓的颓废。

    “谢谢杨会长!”

    叶凡笑了笑,随后推门进去。

    病房三十平方米,有床,有沙发,有阳台,还有电视和洗衣机。

    整个房子不算奢华,但生活功能还算齐全,比起监狱更是好了一百倍。

    只是梵当斯却没有丝毫的欣喜。

    失去双腿的梵国大王子像是死人一样躺在病床上。

    脸色森白,眼睛呆滞,再也没有昔日的温润和灵动。

    叶凡看得出来,梵当斯心里蕴含着恨意,但更多是心如死灰。

    他对这个世界已经失去希望了。

    只是看到叶凡进来,他身子不受控制一颤,眼里渐渐凝聚光芒。

    怨毒迅速堆积。

    “大王子,早上好,这么好的空气,也不拉开窗帘透透风?”

    叶凡走入了房间,一边跟梵当斯打着招呼,一边走到窗边拉开布帘。

    一股晨风吹入了进来,空气顿时变得清新。

    “我对你口味不是很了解,所以早餐只给你带了一碗豆腐花。”

    叶凡缓缓走到梵当斯面前打开小桌子:“撒了白糖,你可以趁热吃了。”

    他把一碗热乎乎的豆腐花摆了出来。

    豆花的滑嫩,白糖的香气,让人很有食欲。

    “小人!”

    梵当斯行尸走肉的脸上有了波动。

    他盯着叶凡咬牙切齿的开口。

    想到那一天的梵医下跪,想到那一天的自己断腿,他心里怒意就翻江倒海。

    特别是想通‘死当’这一个陷阱,他对叶凡更是恨之入骨。

    梵当斯认定叶凡和唐若雪联手演双簧骗了自己。

    “小人?”

    叶凡淡淡一笑:“不错,大王子就是素质高,骂人也有所保留。”

    “要知道我很多敌人,都是骂我畜牲和禽兽。”

    “来,吃碗豆花,也是我谢谢你口下留情。”

    叶凡把香喷喷的豆花推到梵当斯面前:“再不吃点东西,你身体会出事的。”

    “叶凡,别搞这些把戏了,你要杀我就赶紧动手。”

    梵当斯努力挺直上半身对叶凡喝道:

    “我最讨厌你这种猫哭耗子假慈悲。”

    “如果你还是人的话,就保留我最后一点尊严。”

    他认定叶凡今天出现是胜利者羞辱失败者。

    “大王子,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啊?”

    叶凡把病床调好角度,接着把梵当斯扶起来:

    “我如果要杀你,那天就一剑封喉,怎可能只要你双腿?”

    “我要羞辱你践踏你,又何必让医生对你进行手术?”

    “你活了过来,得到治疗,还住这么好的病房,那就说明我没有杀你的心。”

    “断你双腿,也不过是杀鸡儆猴威慑梵医,还是逼不得已之举。”

    他近距离看着梵当斯:“换成你在我位置,一样会砍我双腿。”

    “叶凡,我不是三岁小孩,你忽悠不了我。”

    梵当斯像是看穿了叶凡的想法,他重重地哼了一声:

    “你断我双腿,坏我梵医大业,我不恨你,难道还去理解你的无奈?”

    “我脑子进水?”

    “我告诉你,我跟你势不两立。”

    “你还留着我干吗?等我报复你吗?还是想要驯服我为你卖命?”

    “我告诉你,别妄想了,本王子威武不能屈。”

    梵当斯用最后强势维护着尊严:“要杀便杀,要虐便虐,绝不皱眉!”

    叶凡保持着笑容:“这么倔?”

    “叶凡,你虽然有能耐有手段,不过你最好杀了我。”

    梵当斯目光凶横地盯着叶凡喝道:

    “一旦给我离开这里回到梵国的机会,我告诉你,我会不惜代价打击你,报复你。”

    “赶紧下手吧,杀了我一了百了。”

    “怎么?不敢?担心一万三千名梵医又闹事?”

    “你能让五千名梵医跪下,难道还不能让一万三千人跪下?”

    叶凡今天的出现,让梵当斯以为,梵医又闹事了,心里多一丝底气。

    “梵当斯,你真是幼稚!”

    叶凡嘴角勾起一抹讥嘲:

    “打击我,报复我,你相信自己说的话吗?”

    “那天你不也是牛哄哄用人心压我,结果还不是跪在我脚底下?”

    “一万三千人……整天拿你这一万三千人吓人,说的自己好像无敌统帅!”

    “先不说我已经用铁血手段证明了我不怕梵医,就算我忌惮一万三千人施压,你又从哪里去聚集这批人?”

    “五千梵医跪在我面前之前,或许你还能振臂一呼聚集他们。”

    “但现在,别说一万三千人,就是十三个人你都凑不齐。”

    五千人已经被运去晋城挖矿,剩下八千人,也被叶凡利用梵玉刚几个人分化了。

    “看看梵医学院,看看梵玉刚,看看梵文乾……”

    叶凡还直接调出一个专辑照片,一一在梵当斯面前打开。

    “他们现在已经不姓梵了,全部唯华医门马首是瞻。”

    “我现在放你出去,再给你一个亿,你也掀不起半点风浪。”

    叶凡毫不客气地打击着梵当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