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趣阁 > 都市小说 > 方晟朱正阳 > 第1931章 财务窟窿

第1931章 财务窟窿

 热门推荐:
    “脑锁?”琴医生坦率道,“我从没听说过,导师。”

    栾教授道:“实际上这是新造的名词,专指难度超过心锁的心理封闭症状,是高智商群体为解除心魔采取的阻断式记忆封锁,坦率说要做到这一点还真的不简单,通常都通过深度催眠后的技术手段来实现。”

    “是这样啊!”琴医生惊叹道。

    “反过来讲,如果深度催眠结合技术手段产生的脑锁,破解还相对容易些,毕竟有章可循;她是自己摸索、在谁也不知道加了多少禁制、做过怎样处理的情况下形成的脑锁,反而难以琢磨。”栾教授叹道。

    琴医生无言以对,默默叹了口气道:“看来我接了个烫手山芋……恐怕等到博士毕业都没法解决,导师。”

    “不,恰恰相反,”栾教授道,“我已想好了,这个病例就作为博士生研究课题,就目前探索到的阶级已足够支撑起开题报告!”

    “啊——我真的没信心,导师!”

    “我倒越来越有信心了,”栾教授兴致勃勃道,“你看啊,她承认家里经济条件不好,学费来源主要靠妈妈;妈妈只是商场营业员,按常理收入水平还不如工人,那么钱从何来?你追问的方向是对的,妈妈有情人,情人实际上资助了她的学费,这一点恐怕她以及她爸爸都心知肚明,然而迫于现实不得不屈辱地接受……”

    琴医生道:“仅仅如此的话,她的反应未必太过激烈,应该还有深层次原因,比如那个男人打她的主意……”

    “估计都得手了!”

    栾教授沉重地说,“她从内心深处害怕回家,为什么?妈妈在家里与那个男人**!爸爸为什么在半路上等她?爸爸知道那个男人在家,故意回避;邻居也知道妈妈和野男人幽会,都带着嘲弄的目光,致使她宁愿从偏僻的巷子绕回家。”

    “那应该不可能得手,导师,”琴医生小心翼翼反驳道,“那个男人绝无可能当着妈妈的面对她动手动脚,我相信任何一个妈妈都不可能允许这么做。”

    “人穷志短,或许妈妈故意回避呢?她是很漂亮的女孩,少女时代肯定更漂亮更出挑,那个男人资助是有条件的!”

    “即便得手,她由此形成的条件反射是极度厌恶男人,厌恶**,可她承认目前有男朋友,从表情看**正常,这……这就难以解释了。”

    栾教授眉毛紧锁着又回看了几个细节,道:“你过去问问……关于**之身的问题,以你们女生之间的方式尽量委婉一点。”

    琴医生却觉得不必委婉,因为过于委婉就不象医生的风格了。

    “上次你对**没有抗拒心理,那么,你跟男朋友的**正常吗?”琴医生直截了当问。

    “嗯。”夏艳阳微微红脸应道。

    “他是第几任……啊不,我直接问吧,**身是不是大学或更早时候就失去了?”

    夏艳阳摇头,然后道:“你可能不信,但第一次就给了现任男朋友,就在去年。”

    “啊!”

    琴医生吃惊得半天没说出话来。

    听了她的转述,栾教授也久久沉思,然后叹道:“看来还需要做更多分析研究,尽可能找到打开脑锁的最佳方案……请她先回吧,这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役,你要做好充分思想准备。”

    得知接下来检查项目取消后续再听通知,夏艳阳并没觉得失望。今天是周末,傍晚时分于煜就会从桦南飞过来,届时又将是一番旋旎风光……

    其实对**迷恋的何止是男人,一旦身体开关打开,女人的欲望更加缠绵不绝。

    想到傍晚,想到于煜,离开实验楼时夏艳阳已感觉身子湿漉漉的,充满了期待和渴望……

    周日上午九点,常委会会议室。

    今天是应白钰请求临时召开的常委会——在阚树看来又是挑衅,上周你临时建议晚上开会,我就占用大家休息时间开会。

    其实阚树想岔气了。

    经过一周时间的努力,清理整顿信用员第一阶段核查工作已经结束,白钰必须第一时间向常委会汇报核查情况,讨论研究下一阶段行动方案。

    听说周日上午开会,又是关于信用员,人大主任殷天浩、正法委书记王厅、纪委书记金柱纷纷请假,有的说在省城检查身体,有的说家里有事。

    应出席常委八人,结果只来了五人,还好过半数可以照样进行。主管金融副***妫海玥、金融局杜局长、领导小组副组长俞嘉嘉、联社苏行长等列席会议。

    苏行长代表信用联社和领导小组汇报了第一阶段核查情况:

    截止周六晚上核查工作全部结束,涉案信用员49人,涉案金额4874万!其中能够挽回经济损失的有1900万,涉案人员12人;另有14人本人或家属愿意赔偿信用社经济损失,涉及到700万元。

    也就是说,剔除上述不予追究和免予追究部分,最终涉案信用员23人,涉案金额2300万元!

    这当中又分两种情况:

    一是已潜逃在外,家里财产习卷一空,完全无法对储户作出赔偿的,涉案金额大约1100万;

    二是信用员被控制之中,但由于生意、投资、赌博等严重亏损,或资金一时无法回笼,可能产生三分之一到一半左右资金损失,涉案金额大约1200万。

    两项相加,信用联社实际损失要达1700万元。

    听到这里众常委们还没来得及松口气,苏行长神色凝重地说以上只是信用员代办的储蓄存款业务,实际上漏洞更大的是代办贷款业务!

    有账册表簿的还好办,问题在于潜逃信用员都将档案资料付之一炬,这样的话信用社有底联的还能顺藤摸瓜,顶多与存款一样存在“大头小尾”问题;但“体外循环”部分就糟糕了,信用社根本不知道外逃信用员把贷款借给哪些人,分别是多少。

    以当下的风气,恐怕绝少有农民高尚到主动捧钱到信用社还贷款的现象!

    原因很简单,借钱的都是缺钱的。

    “预计有可能导致损失的贷款金额是多少?”俞树问道。

    苏行长瞟了瞟所有常委,道:“1.8亿!”

    常委们齐齐轻呼。

    阚树紧紧追问:“数据实不实?你可不能趁老郭被停职虚报损失,让财政给你兜底啊!”

    这话说得太难听了,好像苏行长想趁机发国难财似的。

    苏行长情知阚树把郭主任被停职的气都撒到自己身上,当下沉声道:“向领导们报告,此次所有核查小组都至少配备一名兄弟银行或其它金融机构人员,核查工作全程录像,核查资料永久保存,随时备查。”

    俞树沉吟良久,道:“存款加贷款总损失额2个亿,准备怎么办?”

    苏行长瞅了白钰一眼,没说话。

    白钰接过话题道:“信用联社连续亏损十多年了,自身消化能力有限,从他们的角度是希望正府出手相助;但谈到商砀财政状况,恐怕常委同志们比我更了解,一季度全县教师工资已提前透支到今年四季度,我正考虑压缩或延后几项大额支出以缓解财政寅吃卯粮的惨况,不可能支持信用联社。”

    “领导们,正府不能不支持啊,否则信用联社真要垮掉了!”苏行长紧张万分,“我只向领导们汇报三个核心数据,一是信用联社净资产已经是负数;二是会计报表所有者权益也是负数;三是待处理历年亏损已经高达42亿,比目前存贷款总额还高,也就是说根本没有扭亏为盈的希望……”

    “情况这么差呀!”俞树深感震惊,顿时联想上次常委会阚树把郭主任夸成一朵花似的,“记得我在市里工作——那是好几年前的事了,参加过一次金融联席会议,当时町水两个老大难联社,商林和商砀,都是排名垫底的。但去年底商林信用联社还上升了一个名次,商砀依然垫底,说明什么?与***不作为、不思进取有很大关系!”

    戴诚提醒道:“商林信用联社管理和效益双提升,白钰同志担任金融局长期间促成的。衷心期待白钰能够巧手回春,帮助商砀走出低谷。”

    “对,白钰同志在金融管理领域是有经验、有思路、有点子的。”俞树道。

    阚树却质疑道:“你说财政拿不出钱,可信用联社明摆着没钱,怎么办?你是主管领导,可不能把难题推到常委会。”

    白钰笑笑,道:“事关重大,处理方案必须经常委会集体讨论通过后才能实施,民主集中制嘛,阚树同志认为呢?”

    又扛起来了。

    阚树吃准他根本没办法,逼问道:“讨论也得有个草案,请问草案在哪里?”

    “目前有两个思路,供常委同志们斟酌,”白钰不紧不慢道,“一是发行定向债券,也就是俗称地方债,以财政名义面向社会公开发行,总金额预计为3个亿,其中2亿用来弥补信用联社财务窟窿,1亿用来搞地方建设,五年内还本付息。”

    阚树以前主持过正府工作,经济事务并不陌生,轻蔑地笑道:“我说两个不可能!一是正府不可能以承担债务的形式为信用联社补窟窿;二是商砀正府发行地方债,不可能卖得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