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趣阁 > 修真小说 > 登天门 > 第九章 灯油、险象环生

第九章 灯油、险象环生

 热门推荐:
    姚峰看的真切,有三个黑色人影狂奔而去,眨眼之间便消失在灰雾当中。

    街上火焰还在噼里啪啦的烧着,不过比之前要减弱很多,驼背人扭曲着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应该是烧死了。

    姚峰咽了口吐沫。

    他看了看手里的青铜油灯,这玩意儿算是第二次救了自己,劫后余生的喜悦之下,姚峰感觉自己有了底气。青铜油灯明显是这些脏东西的克星,火车厕所里也是一样,没有这东西,姚峰早被头发鬼给勒死了。

    只不过关于这个青铜油灯的来历,姚峰依旧是一无所知,他推测这东西是自己从梦中望川楼取出来的。

    “噩梦里的东西,能拿到现实中?”姚峰心里冒出这么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

    这个时候姚峰仔细查看这个青铜油灯,这东西质地古朴,并不精致,上面浮雕的小动物倒是有一种萌萌的感觉,灯盘当中有一层黑褐色的结晶,像是灯油凝固产生的,只是姚峰看到这里,意外的发现灯盘里这一层凝固的灯油,减少了。

    在火车上的时候,姚峰就观察过这个青铜油灯,他记得当时凝固的灯油还有不少,至少是有一枚硬币那么大,而现在,只剩下一半大小了。

    瞬间,姚峰脑子里蹦出了一个念头。

    灯油在消耗。

    因为点燃了那个驼背人?

    如果是这样,岂不是说这玩意是有使用寿命的,一旦灯油用尽,那这青铜油灯就变的毫无价值?

    这个发现让姚峰感觉到一阵肉痛,随之而来的就是危机感,刚才烧了驼背人一下,这灯油就消耗了接近一半,再遇到类似的情况,岂不是只能用一次?

    顿时,刚刚建立起来的一点底气也是消失无踪。

    但总归青铜油灯还能再用一次,就算再遇到脏东西,姚峰也不至于没有还手的能力。

    慎重的收好青铜油灯,姚峰开始分析现在的情况。

    不夸张的说这三年的噩梦经历再到今天的遭遇,已经彻底颠覆了姚峰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有道是现实是最好的老师,它教会了我们如何面对生活,如何在这个现实规则中生存下去。

    父亲没说错,张叔两年前就死了,姚峰仔细回忆下,终于想起来两年前父亲的确是在电话里说过这个事情。

    那么一来,给自己打电话,把自己骗到古川市的张叔,就是一个鬼。

    瞧。

    有些事情一旦想通了,也就没有那么害怕了,以前觉得有些东西恐怖,是因为潜意识里认为这些东西是不存在的,所以突然冒出来当然会害怕,但如果把这些东西看成是一种常态,那情况就要好多了。

    尤其是算上厕所里那个,姚峰已经烧死了两只鬼,这种心理上的优势,别人可是没有的,而且这些经历,让姚峰更容易的接受了这种超自然诡异现象。

    眼下姚峰可以肯定,这个地方不是古川市,至于是什么地方姚峰也没兴趣知道。

    他要离开这里。

    不过前提是找到孙培培。

    这丫头被吓的崩溃了,慌不择路的跑,也不知道现在跑哪儿去了,在这个诡异恐怖的地方,独自走散可不是什么好事。

    姚峰还有青铜油灯防身,孙培培可什么都没有,叹了口气,若是非亲非故,姚峰绝对不会冒着危险去找她。

    看了看手机,依旧是没有信号,姚峰也不意外,这地方诡异的很,恶鬼出没,有信号才奇怪。

    青铜油灯不能再乱用,姚峰四下看看打算找一些趁手的东西防身。

    刚才姚峰是慌不择路的跑进来,并没有注意到这个屋子有什么特殊之处,此刻回过神来再看,立刻是发现问题。

    这个屋子空空荡荡,墙壁很白,但可能是刚才外面驼背人的嘶叫声太过恐怖,那边一面墙壁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裂开了一个手掌大小的缝隙。

    又或者,这个裂缝一直都在。

    白色墙壁上裂开这么一道口子,看上去极为突兀,更诡异的是,一股难以言明的声音从那道裂缝中传出来。

    姚峰扫了一眼,二话不说,跳窗离开了这个屋子。

    他没有选择走门,因为如果走门,就必然要经过那一条裂缝。

    便在姚峰刚跳出去没多久,屋子墙壁裂缝里突然伸出了五根血淋淋的手指,同时发出了咔嚓咔嚓的声音,仿佛有东西要从这一道裂缝里钻出来。

    姚峰并不知道这些,他只是单纯的趋利避害,明知道那裂缝有古怪还往那边走,傻子才这么干。

    跳窗到了街道,姚峰看了看那边的驼背人,此刻已经是被烧的只剩一团漆黑,但火焰依旧没有熄灭,青铜油灯里的火很古怪,仿佛不烧干净是不会熄灭一样。

    “此地不宜就留,我还是赶紧去找孙培培,然后离开这个鬼地方。”姚峰没打算靠近查看,谁知道驼背人有没有死透,万一还有一口气,那自己上去就是自投罗网。

    刚走两步,姚峰又停了下来,他看到前面那边地上有一样东西。

    是驼背人的手杖,手杖上面还系着一个铃铛。

    这样东西没有染上火焰,此刻就落在距离驼背人身旁。

    姚峰琢磨了一下,还是没有上前去捡,谁知道捡了这个东西会有什么后果?姚峰在他噩梦笔记里罗列的规则当中,其中有一条就是绝对不能乱捡来历不明的东西。

    越是看上去有价值的东西,可能隐藏的危险就越大。

    对于这一点,姚峰有切身体会。

    所以他没有再犹豫,转身朝着之前孙培培逃走的方向行去。

    姚峰走后没多久,一个人影从远处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看到地上的火光和驼背人被烧的几乎所剩无几的尸体,这个人影吓的后退好几步。

    也不知道是惧怕火焰,还是惧怕驼背人。

    又或者两者皆有。

    下一刻,人影看到了驼背人的铃铛手杖,当下是发出了一声兴奋的嘶叫声,急忙向四周看去,确定没有其他人后,立刻伸手去捡。

    只是人影刚刚抓住手杖,立刻是惨叫一声,想要缩回手来,但古怪的是那手杖仿佛长在这个人影手上一样,怎么都甩不掉,更是发出了呲呲怪声,像是一块肉被按在烧红的烙铁上一样。

    一股股黑气从手杖上涌出,钻入人影口鼻七窍,伴随着恐怖的铃声,这个人影身体开始扭曲。

    两条手臂像是被什么东西硬生生扯出一节,皮肉撕扯的声音十分刺耳,最恐怖的是,人影胸口此刻被一团黑气硬生生撑开,一个黑色的手臂伸了出来。

    随后人影慢慢的弯下腰,就仿佛驼背一样。

    怪声消失了。

    这个人影变成了新的驼背人,它看了看地上依旧在燃烧,几乎要被焚烧殆尽的尸体沉默了许久,似乎是在犹豫。

    最后,新的驼背人做出了决断,朝着姚峰离开的方向走去。

    ……

    孙培培感觉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认知被彻底改变了。

    她希望刚才经历的这一切只是一个噩梦,梦醒之后,她还在她温暖的公寓当中,按部就班,然后在上班的时候,将梦里遇到的事情当成与同事聊天的谈资。

    可显然,这并不是梦。

    被那一张五官扭曲的脸给吓的夺路狂奔,孙培培脑子里一片空白的跑了几条街出去,哪怕跑出去很远,哪怕很累,她也没有停下,似乎这种狂奔可以缓解她心中的恐惧。只是等她回过神冷静下来之后才发现,她不知道跑到了什么地方,最麻烦的是和姚峰走散了。

    “姚峰,他……他没事吧?”孙培培有心找回去,她也往回走了一段路,但很快就发现迷失了方向,一个路口好几个岔口,完全不知道怎么回去。

    在这种诡异的地方独自一个人,胆子再大也会害怕,更何况,孙培培胆子并不大。

    四周的街道极其陌生,孙培培一瘸一拐的走在路上,现在的她如同惊弓之鸟,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能让她惊恐万分。

    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自己跑丢了一只鞋。

    赤脚踩在地上虽然不舒服,可这个时候也顾不上了,孙培培咽了口吐沫,感觉喉咙着了火一般,渴的要命。

    想起背包里还有半瓶矿泉水,孙培培立刻是拿出喝了个干净,然后随手将瓶子丢在路旁。

    眼下不知道回去的路,那就只能往前走,孙培培希望自己可以走出这一片灰色的迷雾,在她看来,一切诡异的事情都发生在这灰色的迷雾当中,只要离开这里就安全了。

    “到时候报警,再回来救姚峰。”

    这就是她的打算。

    只是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里,无论孙培培怎么走,前面的路就像是无穷无尽一样,两侧的街景似乎没有任何变化。

    走累了就休息一会儿,然后继续走。

    恐惧就是无穷的动力来源。

    就在这个时候,孙培培看到了一样东西,她猛的停下脚步,脸色瞬间变的极为难看,甚至差点瘫坐在地上。

    她看到的是一个矿泉水瓶,孙培培鼓起勇气,走过去,用颤抖的手拿起来仔细一看,正是之前她丢掉的那个。

    瓶口还印着她的唇膏。

    从刚才到现在,她都在原地打转,怪不得走不出去。

    一股凉意从脚底板窜起来,这种事情不是真的亲身经历,说出来谁会相信?

    迷幻阵?鬼打墙?

    孙培培听过一些鬼故事,这些离奇且恐怖的故事里都有类似的情节,重点是鬼故事里的主人公大都没有善终。

    这一刻,孙培培想到了死亡。

    “不,不,我不要死在这里!”

    孙培培伸手扯着头发,脸色苍白,就在这个时候,她听到前面传来了一声咯吱开门声。

    安静的街道,这个声音显得极为突兀。

    孙培培瞪大眼睛看过去,旁边不远处,一个通体红色的房子孤零零的立在那边,房子前那老旧的房门此刻正在缓缓打开。

    而就在这个时候,道路两侧其他建筑的房门,也几乎是同一时刻缓慢打开,吱扭吱扭的声音响个不停。

    孙培培现在连动都不敢动,她已经到极限了,现在她的大脑一片空白,下一刻,孙培培眼瞳收缩,她看到了那红色房子打开的门里探出了一个脑袋。

    一个没有眼瞳的女人,披着头发,歪着头,露出半张脸,正冲她露出诡异的笑容。

    终于,孙培培眼睛一翻,晕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