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趣阁 > 修真小说 > 登天门 > 第八章 跑、诡异的古川市

第八章 跑、诡异的古川市

 热门推荐:
    张叔的身材本就不算高,和那瘦高人影比起来,更是显得矮小。姚峰透过玻璃看出去,在气势上,面对那瘦高人影矮小的张叔却是丝毫不弱。

    隔着玻璃可以看到张叔走到那瘦高人影面前站定,似乎是在说话,只是车厢里的姚峰和孙培培根本听不到他们说什么。

    这是一个机会。

    姚峰可以百分之百确定这个‘张叔’已经不是人了,至于路上拦车的瘦高个子,十有八九也不是什么善茬儿。

    且不管是什么东西,姚峰都不打算等下去。现在就有机会跑,傻子才干等在这里,坐以待毙是大忌。

    姚峰立刻回头,一扣面包车的尾门,咔嚓一声,打开了。

    不用姚峰招呼,孙培培就拿着包一起跟着从后面溜下车,两人都是小心翼翼,好在现在张叔的注意力都在那个古怪的瘦高人影身上,没有发现两人的动作。

    车外的灰色雾霾让人胸口发闷,不过姚峰和孙培培都顾不上这个,两人蹑手蹑脚,跑向路旁,找了一个巷子就钻了进去。

    进了巷子开始狂奔,就仿佛身后追着一头饿狼,姚峰跑在前面,孙培培就跟在后面,两人七拐八绕,到达了另外一条街道,看着跑了足够远了,这才靠在一面矮墙上大口喘气。

    “暂时安全了!”

    “终于甩开张叔了!”

    此刻姚峰看着孙培培,后者也看着他,只是没等两人说话,前面路上突然响起一阵铃铛声。

    两人现在就和惊弓之鸟差不多,自然是吓了一跳。

    不过接下来的反应却是截然不同。

    姚峰下意识的就躲在一面矮墙后,而孙培培却是面露惊喜,在她看来,能遇到其他人就是好事。

    看到孙培培这傻妞要走过去,姚峰不由分说上去一把将她拉了回来。

    “姚峰,你干嘛?”孙培培不解,在她看来,这最危险的地方就是张叔的面包车。只要远离张叔,远离那个面包车,那他们就安全了。

    不过此刻姚峰的表情让她感觉到一丝不妙。

    要么说从小的玩伴最有默契,此刻孙培培虽然不解,但却没有大喊大叫,而是蹲在姚峰身旁,一脸的疑惑。

    姚峰眼睛紧盯着前面传来铃铛声的方向,小声道:“你没发现这里根本就不是古川市吗?或者说,至少不是正常的古川市。”

    孙培培这才反应过来。

    对啊,刚才光顾着跑了,现在看看,这灰色雾霾下的街巷看上去十分陌生,不是孙培培记忆当中的古川市。

    而且街道上一个人都没有,也没有车来车往,空空荡荡,有一种诡异的寂静,这一点孙培培在面包车上就已经发现了,此刻经过姚峰一提醒,刚刚脱离虎口的好心情瞬间消失无踪。

    随着铃铛声慢慢靠近,前面街道上出现了一队人影。

    看清这一行人之后姚峰和孙培培都是心头一紧,尤其是孙培培,她现在很庆幸姚峰刚才拉住了她。

    街道上,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驼背人,和八九十岁的老头差不多,一身破烂的黑袍,戴着一个大黑帽子,完全看不到脸。

    后面跟着七八个黑影,是真的黑影,没有五官,只有一个人形轮廓,此刻是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跟着前面的老头。

    这场面太诡异了。

    老头手里拄着一根拐杖,拐杖上面挂着一个铃铛,老头每走一步,拐杖就晃动一下,铃铛也就响一声。

    而这铃铛的声音听在耳朵很不舒服,非常刺耳,铃铛响一下,心脏就会不由自主的抽动一下,让人凭生心悸。

    这让姚峰联想到了噩梦当中,那个永远低着头,从背后发出脚步声的恶鬼。

    铃声和脚步声在某种程度上很像。

    再看这个驼背人另外一只手牵着一根绳子,绳子那边栓着后面人型黑影的脖子,有点像是古代押送犯人的场景。

    这个时候一股恶臭从那一队人身上散发出来,躲在远处的姚峰和孙培培也是立刻闻到了这个气味。

    是尸臭味。

    这个味道,姚峰在噩梦里经常会闻到,但是这一次,气味更浓烈,姚峰险些吐了。孙培培也是用手捂着口鼻,她脖子上憋出了青筋,由此可见她忍的有多辛苦。

    前面那个驼背人很危险,绝对不能被发现。

    这是两人的共识,尤其是接下来两人看到那驼背人从怀里伸出了第三只畸形的手,取了一瓶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抬头喝了一口之后,更是吓的噤若寒蝉。

    驼背人的第三只手枯瘦,比例极不协调,上面长着黑毛,指甲又尖又长,取了东西之后就重新缩回了驼背人的衣袍里。

    就在这个时候,驼背人突然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停了下来,然后四下查看,鼻子用力嗅几下。

    姚峰和孙培培都是紧紧蹲着靠在矮墙上,动都不敢动。

    现在他们两个也不敢探头去看了,只希望那诡异的驼背人赶紧带着黑影离开,这一刻,现场安静的是落针可闻。

    现在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可越是这样越让人心里没底。

    姚峰偷偷看了一眼孙培培,后者双手捂着口鼻,大眼睛里满是眼泪,想哭,却不敢哭出声来,身体抖个不停。

    也难为她了。

    这个时候,铃铛声响了。

    这说明驼背老头开始继续行走,接下来只需要再等一会儿,等对方走远就安全了。

    可姚峰很快就发现不对劲,铃声并没有如他所想的那样远离,相反是越来越近。

    这就像是有一个人向你走过来,每走一步,摇一下铃,那声音自然是越来越近。

    孙培培整个人抖的更厉害了,比食堂阿姨打饭的手都抖的厉害,姚峰则是伸手紧握口袋里的青铜油灯。

    说来也怪,手掌上传来的那种金属冰冷和厚实的握感,居然是让姚峰镇定下来。

    也是因为类似的场面,他已经在噩梦里经历过很多次了。

    终于,铃铛声停下了,最后一声就仿佛是在耳朵边响起来的一样,下一刻没动静了,这个时候姚峰感觉头顶有什么东西,猛的抬头看去,脸色是极为难看,孙培培看到姚峰反应,也是抬头。

    矮墙边上,一张面无表情的脸正盯着两个人。

    这一张脸比普通人大了一倍,面如死尸,五官扭曲,鼻子塌陷,嘴角裂开到耳朵根,露出的是满嘴的尖牙。

    “啊~”

    孙培培直接崩溃了。

    她歇斯底里的惨叫着,似乎瞬间爆发出了一股难以置信的力量,撒腿就跑,一路跌跌撞撞,不管不顾,一只鞋子甩丢了都没察觉。

    姚峰没动。

    一来孙培培跑的太快,连他也没反应过来,二来姚峰有一种感觉,跑,是跑不掉的。

    此刻姚峰就和这一张脸对视着,而这一张脸,就是那个驼背人,对方脖子伸的奇长,越过矮墙,居高临下的盯着姚峰。

    姚峰怕是怕,但此刻也豁出去了,毫不示弱的对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姚峰看到对方的眼神,扫过了自己手里的青铜油灯,然后略微向后缩了一下。

    下一刻,驼背人胸口那一只畸形的手突然伸出来,击碎矮墙,朝着姚峰抓过来,速度之快根本是让人反应不及。

    “完了!”姚峰啊了一声,一边后退一边下意识挥舞手中的油灯乱打,慌乱中似乎是打到了什么东西,瞬间一团火苗燃起。

    和在火车厕所里那一幕极为相似,油灯放出的火苗瞬间在驼背人身上引燃,这人身上仿佛淋了汽油一样,眨眼之间就烧成了火人。

    刺耳的嘶叫声响起,姚峰耳膜险些刺穿,急忙捂着耳朵逃跑。

    因为慌乱,姚峰完全是胡跑乱闯,前面有一条巷子,冲进去,里面死胡同,但旁边一个铁门虚掩着,驼背人的尖叫声依旧是刺的耳朵生疼,姚峰为了躲避这个声音,直接撞门进去,关上铁门。

    这一刻,那声音才减弱了几分。

    姚峰此刻蹲在一个角落,双手捂着耳朵,脑袋里仿佛刺入了十几根银针,整个脑袋疼的厉害。

    这个时候尖叫声减弱,姚峰这才恍若新生,大口喘着气,不知不觉他胸口的衬衣已经湿透,出了一身汗,好在是那尖叫声慢慢弱了下去,脑袋不疼了,可依旧晕乎乎的。

    姚峰抬头一看,这是一个空房间,前面有窗户,正好对着刚才那一条街。

    一咬牙,姚峰慢慢走到窗户边,然后小心翼翼探头向外面看去。

    街上,驼背人浑身是火,已经是倒在地上奄奄一息,可火焰依旧在烧,原本昏暗的街道被火光照亮,居然是驱散了一些灰色雾霾。

    驼背人手里的牵着的那一根麻绳也被烧断了,被它押送的那几个黑漆漆的人影,有几个倒霉,被火焰引燃,瞬间烧成飞灰,但也有几个借着麻绳断裂,却是四散而跑,逃之夭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