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趣阁 > 修真小说 > 登天门 > 第七章 大雾、瘦高人影

第七章 大雾、瘦高人影

 热门推荐:
    两年前,临山市高新技术开发区一个写字楼内。

    姚峰正在公司加班,半中间父亲打来电话,说是从南方回到临山市了。

    “爸,你不是说过年才回来么?”姚峰戴着耳机,一边说话,手指一边在键盘上敲个不停。

    这段时间是姚峰经历每月一次噩梦的第一年,他还没有完全习惯,再加上工作强度很高,睡眠不好,经常顶着一对黑眼圈,公司里人都叫他大熊猫。

    “爸,你回家没,我去接你。”姚峰问了一句。

    “不用,我就没回家,现在在车站,准备去古川市。”临山市车站内,一路风尘仆仆回来的姚山正在候车厅打电话。

    “你回古川市干嘛?”姚峰说话有些心不在焉,他发现刚才敲打的代码有一些错误,这让他有些心烦意乱。

    “是以前咱们一个邻居去世了,我回去看看,随个礼,这个邻居你认识的,以前咱们院前头那个张叔,张怀远,也是以前的朋友打电话我才知道,正好有时间,就回去看看,毕竟是十几年的老邻居了。”姚山说完,看到前面已经开始检票,又道:“行了儿子,你先忙吧,晚上别睡太晚,我到了古川市再联系你。”

    “哦,好,好!”姚峰一心二用,姚山那边挂了电话,他也就把这一茬给忘了,重新专注于那一行行代码当中。

    ……

    面包车开的不快不慢,非常的稳,孙培培裹着衣服,依旧感觉到莫名的寒冷,古怪的是她问姚峰,姚峰摇了摇头,张叔也说不冷。

    姚峰低着头摆弄着手机。

    他刚才仔细回忆了一下,两年前父亲说的那个去世的老朋友的确就是张叔,可现在张叔分明就在前面开车,所以这个事情姚峰思来想去,还是决定要找父亲核实一下。

    手机信号依旧是时有时无,姚峰试了试,根本拨不出去电话,拨不出去电话,那旁人也打不进来,既然如此,姚峰打算试试微信,看看这个能不能联络上父亲。

    但尝试的结果也是一样,网络不通,信息发送不出去。

    孙培培这个时候搓着手,她里面穿着一件休闲t恤,外面套着一件外套,可依旧感觉到冷。

    哈了口气,居然起了白雾。

    前面张叔没吭声,专心开着车,姚峰则是依旧摆弄手机,车厢里非常的安静。

    孙培培用力搓了搓胳膊,看向窗外。

    “姚峰,姚峰,有点不对劲啊。”过了一会儿,孙培培摇了摇姚峰,凑过来小声说道。

    姚峰抬头,发现孙培培让他看外面。

    “从刚才开始,路上就看不到行人了,连车都没有一辆,整条路,就咱们这一辆车。”孙培培说完,姚峰发现还真是如此。

    刚才他光顾着摆弄手机了,却没发现这个事情。

    现在外面的雾气很大,或者说更像是一种灰色雾霾,连路两边的建筑也只能看到一个大概,更远的地方就看不清了。

    倒是可以看到小石山的轮廓,就在不远处,似乎很快就能开过去。

    “可能这一段本来就人少吧?”姚峰自己找了一个理由,不过他自己都有些不信。

    的确是古怪。

    还有这灰色的雾,也是莫名其妙,姚峰以前在古川市住了十几年,也没见过这么大的雾,现在是快中午的时间,不到十二点,但是外面看上去,就像是傍晚五六点一样。

    而越往前开,越不对劲。

    这一条路似乎无穷无尽一样,对于古川市的道路,姚峰也挺熟,因为城市小,所以很少有直线距离超过五公里的路,基本上都要七拐八绕。可从刚才开始,车子走了绝对不止五六公里的距离。

    况且从火车站到小石山,最多就是二十分钟就到,可现在已经二十五分钟了。

    “张叔,这是走哪了?怎么还没到?”姚峰忍不住问了一句。

    张叔依旧是不回头:“快到了,快到了!”

    就在这个时候,姚峰似是发现了什么,突然开口:“张叔,停车!”

    张叔摇头:“停不了,停不了!”

    “你给我停车!”姚峰这一次是大喊一声,声音很大,就连一旁的孙培培也吓了一跳,不知道姚峰这是发的什么疯。

    张叔依旧没有回头,继续向前开,而且看得出来,他非但没有停下,而且这破面包车的速度更快了。

    “你怎么了姚峰?”孙培培问了一句。

    姚峰脸色变了好几下,却是立刻拉着孙培培,从面包车第二排,坐到了第三排。这个过程张叔依旧没有反应,就仿佛根本不关心后面的两人。

    孙培培很是不解,就在这个时候,姚峰小声道:“我告诉你一件事,你千万别怕,你看那边。”

    姚峰伸手指了指车窗玻璃。

    孙培培看过去,他们第二排车窗玻璃上,因为哈气,已经是结了一层薄薄的白霜,这也正常,刚才孙培培就发现有哈气,因为冷,可接下来再顺着姚峰指着的方向,看张叔那边的车玻璃时,孙培培愣住了。

    张叔驾驶位的车玻璃上,干干净净,一点雾气都没有。

    包括前挡风玻璃也是一样。

    开过车的人都知道,如果是天气冷,车玻璃肯定会结霜或者结露水,除非旁边的人不呼吸。

    显然,这个情况很不正常,再联想到之前姚峰说的,关于张叔已经死掉的那个事情,孙培培也没法子淡定了。

    她咳嗽一声,冲着姚峰打了一个眼色,然后冲着张叔道:“张叔,能不能停一下车,我想上厕所。”

    没反应。

    “张叔!”孙培培锲而不舍。

    许是被叫的心烦,张叔明显长叹了口气,然后他扭过头来。

    他身子没动,双手还是握着方向盘,但脑袋却是转了一百八十度,整张脸冲着后面的姚峰和孙培培看过来。

    “孙家闺女,之前就不让你上车,你非要跟来,现在想下车也晚喽,老老实实呆着吧,你不乱来就不会出事。”

    姚峰和孙培培在这一瞬间,只感觉一股凉气从脚底板窜了上来,浑身汗毛直立,头皮发麻,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这一幕极为恐怖,正常人显然不可能脑袋转动一百八十度,尤其是张叔自己转过来的时候,能清楚的听到颈骨折断的声音。而且因为光线的原因,他整张脸苍白没有血色,阴沉的可怕。

    姚峰还好,孙培培直接惨叫一声,缩到了姚峰怀里尖叫起来,显然是心态崩了。

    “姚峰,鬼啊,鬼啊……”

    因为距离很久,姚峰能很清楚的感觉到孙培培剧烈的心跳声,不过说实话,姚峰自己也是一样。

    这场面,谁不怕?

    他也想到了‘鬼’,不过虽然也害怕,可他脑子却是很清醒。

    这都得益于姚峰做噩梦的经验。

    现在这一切是不是梦?

    不是梦。

    姚峰有他自己的判断规则,这一点他还是能区分的出来。

    “孙培培,别叫!”姚峰十分严肃的说了一声,他怕失控的孙培培激怒张叔,或者引来其他危险,不过这个时候的孙培培显然什么都听不进去,无奈,姚峰选择了最直接的方法。

    一个耳光打过去。

    叫声停止,孙培培捂着脸,一脸的委屈,显然刚才一巴掌把她打疼了,也打醒了。

    此刻张叔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脑袋又扭了回去,继续开车,车窗外的景色快速掠过,姚峰判断现在的车速超过百公里每小时了。

    这破面包车居然能开这么快?

    “别乱叫,刚才他说了,不乱来就不会出事。”

    姚峰压着声音和孙培培说了一句。

    寻找规则,然后遵守,这是姚峰在噩梦里的生存法则,就像是他遇到的可以发出可怕脚步声的那个东西,就绝对不能回头去看是一个道理。

    不能回头,在对方攻击的时候逃跑,这就是生存规则,遵守了就能多活一会儿,不遵守,那就歇菜。

    就这么简单。

    孙培培也不傻,她失态是因为头一次遇到这种事情,好在这姑娘适应能力挺不错,这个时候是老老实实不敢吭声,但却是紧紧抱着姚峰,浑身都在发抖。

    现在怎么办?

    姚峰尽量不去看开车的张叔,可以肯定父亲说的没错,张叔死了,只是前面这位也不是骗子,而是货真价实的脏东西。

    当然也可能是其他什么东西,姚峰现在考虑的是咋办。

    万一张叔突然扭头扑过来,自己怎么应对?

    有东西防身就好了。

    突然,姚峰想到了一样东西,他急忙是腾出手来,摸向自己的双肩包,里面装着笔记本电脑,还有那一盏青铜油灯。

    今天在火车厕所里,姚峰已经是遇到过一次灵异事件了,当时就是靠着这莫名其妙出现的青铜油灯才化险为夷。

    现在这情况,似乎也只有这东西能带给姚峰一丝安全感。

    油灯在手,姚峰终于是有了一丝底气。

    接下来的时间,车厢里除了汽车行进的声音之外安静的可怕,孙培培紧紧抱着姚峰一条胳膊,靠在他肩膀上,大眼睛闭一会儿,然后偷偷看看前面的张叔,之后又急忙闭上,如此往复。

    姚峰一只手紧紧握着背包里的青铜油灯,如果有异常情况,他可以立刻拿出来。

    当然,管用不管用那就不知道了。

    外面依旧是雾气遮天,一片朦胧,这种车速,别说去小石山,就是跑七八个来回都够了,这一点也是姚峰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外面小石山在雾中的轮廓依旧如故,就仿佛他们的车子是在原地转圈一样。

    就在这个时候,面包车突然紧急刹车,姚峰和孙培培都没有准备,直接撞在前面的座椅背上。

    姚峰险些撞晕过去,孙培培也是尖叫一声。

    面包车停了下来。

    姚峰感觉孙培培抓着自己胳膊的手越发用力,知道有事,急忙抬头向前看去,透过挡风玻璃,可以看到前面大概十米的地方,站着一个人。

    显然是这个人逼停了面包车。

    因为浓雾,看不清楚长相,只能看到大概一个人影,但是这个人影显然也不正常。

    太高了。

    目测,这个人影至少有两米五。

    姚峰之前研究过人类身高,历史上据说是出过一个身高超过三米的人,不过是真是假不好判定,但近代历史上,身高超过两米五的人却是真的有,只不过也都是凤毛麟角,少之又少。

    这一个身两米五向上的人站在前面,一动不动,姚峰之前以为有救了的念头重新压了下去。

    再仔细看,这个人影是又瘦又高,双臂奇长,身材比例很是畸形,透着一股诡异。

    驾驶座上的张叔盯着那瘦高人影,后者也在盯着张叔,空气仿佛在这一瞬间凝固了,安静的可怕。

    片刻之后,张叔打破了沉默,推开车门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