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趣阁 > 修真小说 > 登天门 > 第四章 到底怎么回事

第四章 到底怎么回事

 热门推荐:
    想到那个恐怖的恶鬼,姚峰心头狂跳,再一次冷静下来。

    噩梦里那个穿着破旧的确良中山装,用一种常人无法做到的姿势低着头,永远看不到长相的恶鬼,就是在回头的时候,会直接掐死你。

    眼下这个情况,会不会也一样?

    因为这个原因,姚峰更不敢回头。

    现在姚峰脑子很乱,他几乎分不清这是现实还是噩梦,只能是凭借本能行事,而他的本能,就是过去三年里在噩梦中养成的各种生存习惯。

    哪怕,那些古怪的头发已经将他脖子死死的缠住,让他有些窒息,他也没有乱动。

    因为在梦里姚峰曾经有过一次不小心被低头鬼追到从后面掐住脖子的经历,当时只要不回头,短时间内不会被掐死。

    反之回头或者反抗,必死无疑。

    姚峰不知道现在这种情况适用不适用,总之,本能告诉他,不能回头,不能乱动,例如撕扯头发,大喊大叫之类,更是禁忌。

    那样可能死的更快。

    但现实和姚峰预料的不同,

    头发勒紧的速度显然超过姚峰的预料,几秒内,姚峰已经是透不过气,他眼珠子凸起,嘴巴张开,喉咙发出咯咯的声音,已经无法呼吸。

    这个时候姚峰几乎就要被勒晕过去,他的求生意志立刻占据上风。

    “我不要死!”

    姚峰脑子里只有这个念头。

    为了活命,姚峰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现在他叫不出来,只能是本能的伸手撕扯脖子上的头发。

    但没用。

    而且姚峰这一动,头发勒紧的速度果然猛的加快,而且更多的头发从后面冒出来,缠在姚峰脖子和脸上,半张脸都被头发给包裹住。

    头发勒的很紧,而且极为坚韧,几秒钟时间,姚峰已经是意识模糊,手也没劲了,只能是无力的挠着脖子上越勒越紧的头发。

    完了!

    姚峰脑子里只有这么一个念头。

    恍惚之间,眼前突然有了一道亮光,像是一个小火苗,散发着微弱的光芒,姚峰努力抬目一看,面前多了一个东西。

    一盏青铜油灯。

    就像是博物馆里的文物。

    “幻觉?”姚峰一瞬间觉得非常扯,昨晚梦里在望川楼里看到的那个青铜油灯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姚峰已经开始翻白眼了,但他此刻却是用最后的力气伸手向前探,想要抓住那一盏青铜油灯。

    这么做已经是姚峰恍惚之间的动作,当然姚峰还有一种猜测,但他不敢确定,只能是死马当活马医去伸手抓。

    头发这个时候已经完全将姚峰的脸遮挡,从旁边看,姚峰整个脑袋都被一团黑发缠着,而在他的身后,隐约贴身站着一个人。

    这个人背对着姚峰,一头黑发。

    姚峰眼睛被头发蒙着,已经看不到任何东西,他只能是伸手乱抓,可能是运气好,他抓到了一样东西。

    入手冰冷,下一刻,姚峰感觉到一股灼热顺着手掌瞬间涌上全身。

    火烧了起来。

    和姚峰推测的一样,青铜油灯碰触下,瞬间会引火烧身。

    这是自杀。

    但姚峰刚才已经是命悬一线,心说反正横竖是死,倒不如和身后的鬼东西来个同归于尽。

    你勒我,我就烧死你!

    火焰爆燃,脸上和脖子上的头发瞬间收缩回去,姚峰感觉脖子和脸一松,直接瘫坐在地上,大口的呼吸着空气,同时扭头看去。

    瞬间,姚峰被他所看到的一幕惊呆了。

    他身后一个人影已经是被火焰笼罩,正在发出刺耳的嘶叫声,疯狂的摆动,想要摆脱火焰,但根本没用。

    古怪的是火焰烧的很大,却没有丝毫刺鼻的烟味。

    也就是几秒钟的时间,惨叫声戛然而止,那人影被烧的丁点不剩,火焰也是随之熄灭,消失无踪。

    啪!

    灯亮了。

    姚峰姿势古怪的坐在地上,看着完好无损的厕所,没有丝毫烟熏火燎的痕迹,厕所里干干净净,就仿佛刚才的只是一场梦。

    真的是梦吗?

    姚峰这个时候低头看到,厕所的地上掉落着一样东西。

    一个青铜油灯。

    不是梦!

    姚峰平复心情,努力站起来,可无论腿还是手都有些颤抖,使不上力,试了好几次才站起来。姚峰相信,如果不是他刚方便完,刚才那一下他极有可能会尿裤子。

    无论谁遇到刚才那种事情,都不可能比姚峰表现的更好。

    姚峰一刻都不想在这个厕所待了,但他走之前,看了看地上的青铜油灯,一咬牙,还是裹着衣服,将这东西拿起来塞进了口袋。

    之前死活拉不开的门,此刻很正常的就打开,姚峰立刻是一步冲出去,他先是看了看外面,没有人。

    车厢里也很正常,从他这个角度可以看到乘客打瞌睡的打瞌睡,玩手机的玩手机。

    再回头看厕所,也是极为正常。

    这个时候一个乘客从那边走过来,手里握着纸走进了厕所,姚峰赶忙让开,就看着对方走进去,关上门,随后听到里面有冲水的声音。

    一切都正常。

    这让姚峰恍惚了。

    有些失魂落魄的回到座位上,姚峰脑子里乱糟糟的,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回来的,就连身旁那个模样挺漂亮的女孩,姚峰也没有心思再看一眼。

    现在姚峰脑子里想的就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又是做梦?

    绝对不是!

    可刚才厕所里的东西又是什么?

    自己刚才差一点被活活勒死啊。

    还有明明是昨天晚上刚梦到的青铜油灯,怎么会真的出现,这玩意儿怎么跑出来的?超能力,还是超自然现象?

    姚峰能感觉到衣服口袋里的东西,坚硬,冰冷,但姚峰知道,这个青铜油灯很危险,梦里自己是被这玩意烧死的,但刚才,是这玩意救了自己,如果不是刚才青铜油灯里放出的火焰烧死那个鬼东西,自己肯定凉了。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姚峰才壮着胆子将青铜油灯带走。

    同样,这也是证据。

    没有青铜油灯,姚峰十有八九会将刚才的经历当成是自己的一次妄想,是幻觉,是某种严重精神疾病的前兆。

    毕竟,刚才的事情完全超出了姚峰这二十多年的认知,超出了他对这个世界的认识。

    这个时候有卖东西的乘务员推着小推车,一路走,一路温柔的‘吆喝’,平常做火车,姚峰绝对不会买,毕竟哪怕只是一瓶矿泉水,也要比外面贵不少,可这一次,他要了一瓶矿泉水,付了钱,直接扭开,一口气喝了个底朝天。

    似乎只有这样,姚峰才能平复下来心情。

    “小伙子,你没事吧?怎么出这么多汗?”对面一个大爷关心的问了一句,姚峰赶忙摆手,表示自己没事。

    口袋里的青铜油灯再一次提醒姚峰,刚才的那一幕不是他打瞌睡做的噩梦,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可问题随之而来,如果是真实发生的,那厕所怎么没有被火灼烧的痕迹?要知道当时的火焰烧的很大,当时姚峰甚至以为会引发一场惨烈的火灾。

    但自己偏偏没有被烧到,厕所的墙壁屋顶也是完好如初,这也是百思不得其解的事。

    还有,当时厕所的门为什么突然打不开,为什么会突然熄灯,为什么会有那个鬼东西袭击自己?

    刚刚冷静下来的姚峰,又被无数的疑问弄的焦头烂额。

    下一刻,姚峰抬头看到了什么,赶忙起身走了出去。

    他看到的是一个乘警。

    对方的制服给了姚峰一种安全感,而且刚才的事情,姚峰也反应过来,必须得说出去,火车上出了这种诡异的事情,他们得管啊。

    结果姚峰上前神经兮兮的将人家拉到一旁,结结巴巴将刚才的事情描述了一番,越说越激动,手舞足蹈。

    “乘警同志,你们这火车上有鬼啊,那种长头发的,头发可以勒脖子,我刚才差一点被勒死,太危险了,你快去看看吧。”

    对面乘警面无表情,一双眼睛盯着姚峰有点发毛,然后才问了一句:“你喝了多少?”

    姚峰愣了愣,怒了。

    “我没喝酒,刚才我说的都是真的,你看我脖子。”姚峰抬头,指着他自己的脖子。

    乘警看了一眼,还别说,姚峰脖子上是真的有勒痕,有的血印子还挺深。

    但对方说的话太不靠谱了。

    厕所里有用长头发勒人的恶鬼,这不是胡扯么。

    看姚峰情绪激动,人家乘警倒也耐心:“行,你先别着急,哪个厕所,你带我去看看。”

    厕所门口,等里面方便的人出来,乘警走了进去,回头问姚峰:“你说的那个恶鬼在哪呢?”

    姚峰这个时候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刚才他是激动之下才找乘警,但仔细想想,空口无凭,对方怎么可能相信自己。

    没证据啊。

    对了,那个青铜油灯。

    姚峰立刻是从口袋里将青铜油灯取出来:“乘警同志,当时我就是用这个,引燃了一把火,把那个恶鬼给烧没了。”

    火!

    “你在车厢里点火了?”那边乘警眉头一皱,上下打量了姚峰一眼,那眼神有些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