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趣阁 > 修真小说 > 登天门 > 第十七章 美梦成空

第十七章 美梦成空

 热门推荐:
    楼外雨后明月当空,楼内幽静酒香味浓,刚才还愉快畅谈的一老一少,此刻一个站在旁边,一个趴在地上。

    场面安静的可怕。

    李天罡背着手盯着地上已经昏迷不醒的姚峰,神色当中露出一丝不忍,但随即就被一抹坚毅代替。

    “我李天罡自幼流落江湖,尝尽人间冷暖,又逢乱世,本以为会横死他乡,和其他人一样变成路边枯骨枉死之鬼,却机缘巧合得遇恩师,如此逆转运势,入修门修行百年,享尽富贵荣华,可饶是我术法高深,谋略过人,却也敌不过岁月之蚀,着实是可悲可叹又可怜!”

    说完,他重新坐在椅子上,打开了散酒,倒了一杯,闻了闻酒香,然后一饮而尽,重新看向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姚峰。

    “姚小子,你也别怪我,待我延寿成功,定会帮你照顾你父亲,保他后半生富贵荣华。”

    说完,放下酒杯,抬手虚按,咣当一声,房门自动闭合。

    ……

    姚峰猛的睁开了眼睛。

    他有些昏昏沉沉,眼前一片黑暗,想动,却发现浑身无力,除了脑袋之外,他感觉不到任何东西。

    究竟怎么回事?

    姚峰仔细回忆了一番,终于想起来了。

    他上到望川楼,见到了李老汉,然后和对方聊天,对了,自己还问了对方不少问题,当时问最后一个问题的时候,李老汉突然变脸,用手指头戳了自己一下。

    之后的事情就是一片空白。

    回想起这些,姚峰才反应过来,自己居然被李老汉给偷袭暗算了。

    这老头要干嘛?

    姚峰心中大惊,脑子里闪过无数念头,更多的是失望和难过,亏他对李老汉那么信任,却没想到被对方给坑了。

    心中又急又气,一股虚弱感涌来,姚峰又晕了过去。

    再一次醒来,情况就好了很多,姚峰发现自己手指可以活动了,也有了一些力气,只不过四周依旧是一片漆黑。

    挣扎的坐了起来,姚峰第一件事就是摸了摸身体。

    别是被割了肾吧?

    还好,浑身上下零件都齐全,姚峰松了口气,他伸手在四周摸着,很快,摸到了一个东西。

    是他的手机。

    姚峰第一时间拿起来打开。

    手机屏幕亮了。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周日中午十二点了。

    居然昏睡了这么久,而且大中午的,怎么这么黑?

    把手机手电筒功能打开,姚峰这个时候才看清了他所在的地方。

    这是一个地下室。

    石头和木头混建而成,两米多高,挂着一个灯泡和灯绳,姚峰走过去一拉,咔嚓一声,灯亮了。

    四周有些陈旧,但却没有其他地下室那种潮湿的霉味,前面有一张床,一个柜子,还有桌子,让姚峰意外的是,桌子上还摆着一台老式电脑。

    “这是望川楼的地下室!”

    姚峰立刻是反映过来,而且看样子这里是某个人的居室。

    接下来姚峰四下查看,基本可以确定这里就是李老汉的屋子,只不过以前姚峰从不知道望川楼地下还有这么一个屋子。

    就在这个时候,姚峰听到有动静。

    头顶上传来了,有脚步声,还有其他声音,像是有不少人在上面走动,这让姚峰一下子紧张起来。

    他不知道上面的人是谁。

    隐约之间,姚峰听到上面有人交谈。

    他立刻是走上楼梯,声音更清楚了,他头顶上是一个有缝隙的木板,甚至可以看到缝隙照射下来的阳光。

    “闫师兄,这么多年不见,想不到再见时,却是在师父的葬礼上。”

    姚峰听到了一个人说话,很快有旁人声音响起。

    “武江,我问你,师父究竟是怎么死的?他老人家本事那么高,不可能去的这么突然……”这个声音带着怒意,似是在质问第一个人。

    “闫飞,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第一个声音明显有些不爽:“我还奇怪呢,昨天师父让我在山下等候,结果半夜察觉望川楼上有异动,这才上山,结果就发现师父已死,你站在一旁,说明你来的比我早,这句话我应该问你才对。”

    “哼,我来时,师父已然气绝,却是连一句话都没有留下。”

    “闫师兄,是不是如此只有你自己知道,旁人也没看到,还不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你放屁……”

    听得出来,说话这两人不对付,而且势同水火。

    就在这个时候,姚峰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二位,你们师父尸骨未寒,便是有什么仇怨也应该日后再说。”

    这声音是张叔。

    他居然也在。

    姚峰一下子反应过来,之前张叔和他说过李天罡找自己是要给予一个传承,只不过李天罡还有另外两个徒弟。

    莫非就是刚才说话的那两个人?

    如果是这样,那他们口中的师父,岂不就是李天罡?

    李天罡死了?

    姚峰目瞪口呆,对方昨天晚上还好好的,而且还把自己给打晕过去,怎么一夜过去就死了?

    不对。

    按照那两个人的说法,李天罡昨天晚上就死了。

    这让姚峰不寒而栗,昨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姚峰感觉事情不对劲,他没有发出声响,依旧是屏住呼吸,仔细听着。

    闫飞,武江。

    这两个人便是李天罡的两个徒弟。

    “张怀远,你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我师父炼的一个尸傀罢了,这里哪里有你说话的份儿?你再乱说话,当心我废了你。”武江的声音带着一种阴沉,开口训斥。

    说完,又道:“总之,师父死了,无论是谁下的手,我武江发誓,都会为师父报仇。”

    有人当即冷笑。

    是闫飞。

    “武江,听你这说话的语气,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得了师父传承,你别忘了,我才是师兄,如何为师父报仇,我说了才算,自然师父的传承也是我的。”

    “闫飞,你别给脸不要脸,师父早就和我说过,他执掌的神职会传给我,这一次叫你回来,就是为了宣布这件事。”

    “胡说八道,武江,你根本没这个资格。”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火药味是越来越浓,似乎下一刻一言不合就要开打。

    就在这个时候,上面突然传来一声怪响。

    咔嚓一声,似是旱天惊雷。

    姚峰看不到,只能听,这一声雷声之后,闫飞和武江的声音都带着震惊。

    “这,这是阴雷印,张怀远,你,你怎么会有……”

    “张怀远,你可别乱来啊。”

    听声音,闫飞和武江都吓了一跳,估摸是张叔搞出了什么动静。

    下一刻,张叔开口道:“张怀远奉阴司北方执印李天罡之命,代其施令,此有李天罡亲笔书信,其传承之人,早有人选,二位莫要再为此大动干戈。”

    意思就是说人家李天罡早就有内定的传承人选了,你们两个再怎么争也没用。

    “真的假的,我之前还听说师父要找一个外家小子当传承人,张怀远,我也不信你。”武江冷声质疑。

    闫飞却是没吭声。

    后者看得出来,张怀远不像是胡扯,对方连师父李天罡的阴雷印都有,而且书信也不可能造假。

    如果真的是师父李天罡的遗命,无论什么结果,闫飞都得认。

    这一点,他要比武江强一些。

    只是闫飞也知道,从以前师父就更喜爱那武江,后来又听说不知从哪冒出来一个外人要得传承,但不到最后结果出来,闫飞也不会放弃。

    “武江,师父的阴雷印你认不出来吗?现在张怀远代师传令,你敢不尊?”闫飞开口说道,当下,那边武江也没了脾气。

    持拿阴雷印是要得到认可的,就这一点便做不了假。

    “好,好,那张怀远你说,师父选定的传承人是谁。”武江开口问道。

    别说闫飞和武江,就是此刻躲在地下室偷听这一切的姚峰也是有些激动,甚至有一丝期盼。

    张叔说过,李天罡叫自己来,是为了把传承给自己,莫非,这选定的传承人就是自己?

    说实话,这个时候不紧张才叫不正常。

    傻子都清楚,这所谓的传承绝对非同凡响。

    接下来是张怀远打开书信的声音,因为很安静,所以这个声音听的很清楚。短短几秒钟时间,却给人过了很久的感觉。

    就在这个时候,姚峰听到张叔的声音道:“李天罡选武江为传承人。”

    啊!

    闫飞发出惊呼,姚峰也是一阵黯然。

    不是自己?

    那李天罡专门把自己叫到古川市是为了什么?

    耍自己玩吗?

    姚峰此刻是极为失落。

    上面闫飞听完这个结果,长叹了口气,然后一声不吭,转身离去。

    武江自然是得意无比,放声狂笑,接下来的事情,姚峰已经没兴趣知晓了,他小心翼翼的退了回去,然后有些怅然若失。

    显然,李天罡还是更中意他的徒弟,或者说,人家压根儿就没有想过自己。

    姚峰还是有些恼火的。

    这完全就是在耍他,既然如此,那自己也没必要客气,私下一看,姚峰开始收罗收罗看看有没有有用的东西。

    不过这下面都是一些生活用品,没什么有价值的。

    或许,有一个。

    姚峰看向了那一台老式电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