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趣阁 > 修真小说 > 登天门 > 第十六章 望川楼、李天罡

第十六章 望川楼、李天罡

 热门推荐:
    很神奇的事情,面包车七拐八绕,还真的从那一片浓雾中开了出来,车外面突然下起雨来,浓雾就仿佛瞬间被清洗干净,同时露出了古川市的街道。

    姚峰看的清楚,外面虽然是阴天,虽然下着小雨,但车水马龙,很是热闹。

    有了人气,再不是之前那般死寂和恐怖。

    面包车在一个宾馆前停了下来,张叔让姚峰把孙培培抱出去,开个房,让她慢慢休息,自己苏醒。

    而张叔自己没有下车,姚峰猜,可能是不方便。

    毕竟张叔是在古川市生活了数十年,这万一下去遇到熟人,岂不是把人吓个够呛。

    孙培培抱起来感觉滑若无骨,女子的身子本就很柔润,只是姚峰感觉更多的是,她很轻。甚至单手姚峰就能将她提起来,当然倒不是因为孙培培不重,而是因为姚峰的力气变大了。

    青铜令的缘故。

    开房用的是孙培培的身份证,就在她随身的挎包里,前台的接待一脸警惕,估摸是把姚峰当成某种捡尸的不法分子了。

    不过姚峰倒是希望对方一会儿报警,毕竟把孙培培一个人放在这个旅馆里他还不放心呢。

    安顿好孙培培,姚峰这才跑下来上了车。

    面包车继续行驶,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早就入了夜,路上商铺灯火辉煌,姚峰则是一路观察。

    半路的时候,姚峰看到了什么,急忙让张叔停车,之后他下车走进了一个门市部,一会儿拎着一个塑料袋走了回来。

    张叔什么都没问,继续开车。

    等到小石山下的时候,小雨也停了。

    “下车。”

    张叔说了一句,姚峰拉开门跳了下来,入鼻是一股香草和雨后的清香。

    小石山并不是在郊区,而是在古川市的城区,山也不高,但绵延向后,一直和周边的山脉相恋。

    如果说古川市是一个环山而抱的湖泊,那么小石山就像是一个横插入胡面的狭长码头。

    而在小石山最高的地方,便是望川楼所在。

    从山脚下向上看,可以清楚的看到。

    以前姚峰家就在小石山下,只不过十几年变迁,原先的大院子早就没了,此刻换成绿地山林,但如果要找,姚峰还是能找到以前他家所在的位置。

    站在小石山下,姚峰思绪飞扬,眼中闪过之前种种,当真应了那一句话,往事皆如过眼云烟。

    姚峰还记得,以前在院门口有一个大柳树。

    那大柳树也不知道活了多少年,平日里,是孩子们的天然游乐场,姚峰经常爬上去睡觉。茂盛时,柳枝树叶如同天降垂帘,身在树下只感觉头顶遮天蔽日,大树至少三人环抱,极为壮观,反正从那以后,姚峰就再也没见过有这么大这么粗的柳树。

    现在,那边的大柳树没了,是一片平地,栽种了一些花花草草。

    “姚峰,上山吧。”张叔的话打断了姚峰的回忆。

    他从姚峰身边走过去,后者明显感觉到一股活人没有的阴气和寒意。

    姚峰则是跟在后面,保持着一段安全距离。

    上山的路比以前好走了很多,要知道在以前,那是没路的,只有少数一些地方铺了石板,大部分都是曲折难行的山路。

    姚峰这个时候不自觉的想起噩梦里的那一幕。

    同样是上山的路,前面同样是望川楼,只是不同的是,梦里的望川楼更加诡异,上面挂着的灯笼,红的像是血。

    半山腰,姚峰听到自己和张叔的脚步声,他却是不自觉的看向身后。

    并没有那个低着头的恶鬼。

    什么都没有。

    “怎么了?”张叔发现姚峰停下脚步,也是扭头问了一句,也不知道张叔脖子怎么了,他只要一扭头,必然是肩膀不动,光是脑袋扭过来,别提多吓人了。

    姚峰看了一眼张叔,摇了摇头。

    噩梦的事情,他不打算再告诉任何人了。

    在魍魉之界里走了一遭,姚峰有一个发现,如果不是他有噩梦中的各种经验,他早就死了。

    甚至连火车上那个厕所可能都出不来。

    梦里的他虽然死了很多次,但那更像是一种磨练,让他在关键时刻保住了性命,毫无疑问,噩梦里隐藏着某种秘密,而这个秘密,姚峰打算自己去探索。

    继续上山。

    这一次很顺利,没有再出现什么意外,随着望川楼越来越近,姚峰也看到一个老头背着手,站在前面的台阶上。

    老旧的绿色军装,表情严肃。

    是李老汉。

    姚峰一眼就认了出来,对方和十几年前的样子几乎没什么变化。

    这又让姚峰想到过去。

    一晃神,姚峰突然发现身旁的张叔不见了。

    他面色一变,急忙四下看看,没有张叔的身影,可刚才对方明明就站在旁边。

    “别找了,张怀远走了。”

    前面台阶上,李老汉的声音传了过来。

    “上来。”

    说完,老头背着走了回去。

    简单直接,十几年了不光是模样没什么变化,就连性格也和以前一样。

    姚峰以前就不怕李老汉,现在更是如此。

    快走几步,上了台阶,是一个平台,都是白玉石铺成的,四周还有石柱,石柱上有浮雕,因为年代久远,风吹雨淋,已经看不出石料原本的颜色,不过却多了一份岁月的厚重。

    平台尽头就是入口,这个位置,能将整个古楼的楼体看到,此刻微风徐徐,塔楼上的风铃发出悦耳的声音。

    与此同时,姚峰感觉到手机震动,取出来一看,发现又有信号了。

    屏幕上提示有一连串未接来电,简单翻看一下,大部分是父亲打过来的,还有公司铃姐的,姚峰赶忙回拨回去。

    和父亲解释了一下,当然真实情况没告诉对方,只是说这边信号不好才打不通,而且告诉父亲,之前给他打电话的张叔的确是一个骗子,他在古川市游玩两天就回去,如此父亲才能放心。

    铃姐那边则是询问开发进度,姚峰也是简单说了几句就挂断电话。

    显然,之前手机信号就是被张叔给影响了。

    处理完这些事情,姚峰才松了口气,走进了望川楼。

    以前小时候,他经常来这里玩,相隔十几年,里面的一切都和过去一样,没有变化,甚至桌椅的位置也没有变。

    过去没通电,里面是点着油灯,现在却是点着电灯,这算是唯一的变化。

    李老汉坐在椅子上看着姚峰,最后鼻子一动。

    “这么久没见,你小子还记得这个?”老头有些意外的说了一句。

    姚峰一笑,将手里的一个塑料袋放在桌子上。

    顿时,一股酒香传来。

    “记得,我也没想到以前那个门市部还开着,如果关了门,我也没地方可买了。”姚峰半路让张叔停车,就是为了买这个酒,是古川市当地的散酒,李老汉的最爱。

    “难得,难得!”李老汉指了指旁边一个矮凳:“坐!”

    姚峰也不推辞,一屁股坐在上面。

    短暂的沉默。

    “张怀远都和你说了?”李老汉率先开口。

    “说了。”姚峰点头。

    李老汉笑了笑。

    “这个事儿张怀远没办好,路上着了别人的道儿,误闯进魍魉界,不过好在你没事,而且心境成长了不少,如此看,反而因祸得福,是一件好事。”

    短短几句话,却是透露出不少东西。

    果然是有人暗算自己,张叔的面包车闯入魍魉界是中了埋伏,姚峰立刻想到了拦车的瘦高人影。

    “已经过去的事情就不提了,姚峰,在我这里你可以放心,没人能把你怎么样。”李老汉说完,姚峰心安不少。

    实际上姚峰还是有不少疑惑的,此刻见到李老汉,他想了想,问出了第一个问题。

    “张叔他现在究竟是……”

    “尸!”李老汉知道姚峰要问什么:“几年前张怀远想拜师,我没同意,后来他又求过我几次,我都没同意,但念在他帮我忙前忙后,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所以我答应他,在他死后,将他炼尸还魂,如此,他能行走阳间,做一些事情。”

    姚峰暗道果然如此,崔爷爷猜对了。

    “那,究竟什么是修炼者?”姚峰虽然已经知道答案,但他还想问,一来这样不惹人怀疑,二来也想听听李老汉的说法。

    “修炼者,所求超凡脱俗,所求神通手段,所求长生不老……可真正能达成所愿者,少之又少,在我看来,就是一群挣扎在尘世之间的可怜虫。”

    姚峰一听,暗道李老汉的答案果然与旁人不同。

    接下来姚峰又问了很多问题,例如什么是魍魉之界,那些鬼怪是真是假,那边李老汉也都是一一作答。

    姚峰的知识面显然扩充不少。

    “那究竟是谁要暗算我?”姚峰问出了这个问题,不过这一次,李老汉摇头不语。

    显然他知道,但不想说。

    姚峰没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结,他有些期待的问道:“那李爷爷你找我回来,是为了何事?”

    张叔说过李老汉是找自己做传人,姚峰自然挺期待这个事情。

    能超凡脱俗,拥有神通手段,还能长生不老,谁不期待?

    这简直就是小说里主角遇到天大奇遇的桥段。

    “的确是有一件事!”李老汉此刻的表情突然变的有些阴冷,他突然身形一晃,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上前,一指点在姚峰眉心。

    咣当一声,姚峰眼睛一黑,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