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趣阁 > 修真小说 > 登天门 > 第十五章 找到你了

第十五章 找到你了

 热门推荐:
    事情并没有按照姚峰计划的那样发展。

    崔延卿临终之前说,让他去中元街4号,可问题是这地方每一条街虽然也有路牌,但却没有导航指引,尤其是灰雾弥漫,几米外就看不清了,这无疑又增加了寻路的难度,姚峰转悠了一个小时都没有找到中元街的路牌。

    而且,他还迷路了。

    只不过这一次溜达,姚峰底气足了不少,一来他之前经历了不少事情,心境更加沉稳,二来青铜油灯虽然不能烧那些脏东西了,但当成铁棍轮起来威力也不小,且他还修炼出青铜令中的铁指。

    破煞杀敌,就是这四个字,便让姚峰底气十足。

    就在这个时候,姚峰听到了一阵嘀嘀声。

    有点耳熟。

    猛的回头一看,就看那边路上开过来一辆面包车,速度很快的停在自己面前。

    是张叔!

    姚峰转身就跑。

    “姚峰,等一下!”

    张叔探头喊了一声,结果姚峰跑的更快,只是这人哪里能跑得过车?

    很快,姚峰就被逼到一个死胡同里。

    张叔下车冲着姚峰道:“姚峰,你听我说,有些事并不是你想的那样,你放心,我不会害你。”

    姚峰背贴着墙,这墙有四米多高,没有可攀爬的东西,左右也没有其他出路,只能是看着张叔一步一步走近。

    好在张叔在五米外停了下来。

    这个时候看他很正常,可姚峰很清楚,现在面前这个张叔根本不是活人。

    “姚峰,我叫你来古川市是真的有事,只是有些事情电话里不好说,本想将你带到望川楼,让李天罡跟你解释,却没想到半路上出了岔子。”张叔语气沉稳,尽可能的表达出善意,不至于吓着姚峰。

    只是他不知道,姚峰的胆子并没有那么小。

    “张叔,咱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以前咱们两家关系很不错,你去世的时候,我爸还专门回去吊唁,你何苦要为难我一个小辈?还有,你不是说李老头他不行了么,这人都不行了,怎么跟我解释?你还是在骗我。”

    显然,姚峰依旧不信任对方。

    之前崔延卿曾经告诫过姚峰,在修炼者的世界里,绝对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正所谓人知鬼恐怖,鬼晓人心毒。

    对面张叔明显愣了愣,然后才道:“姚峰,这世上有些事情你是不知道的,李天罡他的确是时辰不多,着急见你,此处凶险不是说话的地方,总之你信我,咱们上车慢慢说,你想知道什么,张叔都不会瞒着你。”

    说话的时候,张叔四下看了看。

    周围雾气中,时不时的有怪响传来,姚峰这个时候更是敏锐的听到了一声铃铛音。

    这让姚峰心头狂跳。

    他现在对铃铛声很敏感,之前驼背人卷土重来,姚峰就觉得奇怪,对方不是被自己给烧死了么?

    后来姚峰仔细想过,大概猜出原委,最开始那一把火,应该没有烧死驼背人,或者说,对方拥有无限复活的能力,也就是说,对方第二次杀来就是冲着自己。

    这一点,姚峰也能看出来,当时崔爷爷分明是可以置身事外寻求自保,但还是因为自己蹚了这一趟浑水,最后丢了性命。

    这恩情姚峰绝对不会忘,当时虽说驼背人被第二次杀死,脑袋都被扯掉,但看崔延卿的反应,估摸事情还没完,所以驼背人复活再度来袭也就不奇怪了。

    崔延卿曾经称呼过那驼背人为‘鬼差’,听名字就知道极难对付,现在青铜油灯没了灯油,姚峰可不认为自己头铁能干过对方。

    “上车吧!”这一次姚峰没有犹豫,走过去上了张叔的面包车。

    在姚峰看来,张叔再恐怖,也比不上那个鬼差驼背人。

    只是上了车,姚峰才惊奇的发现,车后座还躺着一个人。

    孙培培。

    她现在昏迷不醒,时不时还打个摆子抽搐一下,嘴出呓语,似乎是被吓个不轻。

    “她没事,只是被吓晕了。”

    张叔关上车门,发动汽车,快速驶离。

    “她怎么晕的?”姚峰松了口气,问了一句,张叔摇头:“你还是别知道的好,这个地方诡异太多,幸好你们并没有深入其中,否则要带你们出来就难了,说起来你们两个运气都不错。”

    提到这个,姚峰立刻是气不打一处来。

    “你以为我们想来,还不是你开车带我们进来的。”

    这话说的一点没错,姚峰倒要看看这张叔怎么说。

    张叔居然苦笑一声:“这个事情说来话长,正好路上还有点时间,我就和你说说吧。”

    接下来张叔给姚峰也讲了一个关于修炼者世界的故事,内容和崔延卿说的大同小异,哪怕是讲到一些离奇之处,姚峰也没吭声,只是安静的听着。

    张叔没发现异常,还以为姚峰被吓住了。

    “你也别震惊,更不要害怕,这世上未解之谜数不胜数,有些事你认为不可能发生,不可能存在,但偏偏它就是存在的。就说我自己,两年前的确是死于重病,但李天罡用术法将我复活,这便是奇妙之处。”

    复活?

    说的好听,谁家的活人脑袋能向后转一百八十度?

    不过没必要反驳。

    “提到李天罡,哦,就是李老汉,他可是一个能人,在修炼者中也算是一号人物,且有神职在身,此番寿元将近,才打算找一个传人接他衣钵。”

    听到这里,姚峰是心中一动。

    之前崔延卿说过,张叔来找自己可能未必是坏事,因为对方若是要害人,自己这种普通人根本躲不过。

    莫非李天罡打算找自己当传人?

    原先没接触过不知道,现在接触了,姚峰知道修炼者都是神通广大之辈,就说崔延卿,能役鬼,八十多岁了,身体强悍力大无穷,比他这二十多岁的人都强,这在姚峰眼里已经很厉害了。

    而李老汉李天罡呢,就连崔延卿都说对方本事更大,自愧不如,最重要的是崔延卿说修炼之路有传承的要更容易。

    李天罡就有传承。

    这果然是好事。

    一下子,姚峰心情舒畅了许多,不过他没有表露出来,那边张叔继续讲。

    “李天罡的意思,他想找你接替他的衣钵,得他传承。”

    张叔这话说完,姚峰当然兴奋,但是下一句,就让姚峰眉头一皱。

    张叔道:“不过早年李天罡还收过另外两个徒弟,如今他们也回来想要争夺这传承,所以这个事情有些难办了,这两个人我不了解,李天罡让我偷偷联系你,就是怕那两个人知道后,对你不利。”

    姚峰听到这个,立刻就联想到火车厕所里的事情。

    当时明显是有人想要除掉自己,现在来看,动机,手段,都对上号了,十有八九就和李天罡那两个徒弟有关系。

    害怕、愤怒的同时,姚峰再度想起崔延卿的告诫,修炼者的世界里,没有谁是心善之人,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因为就连崔延卿自己,当时也是打算杀了姚峰,夺取灵器,然后再把姚峰炼成鬼奴。

    这么一想,倒觉得正常了,甚至,合情合理。

    但姚峰很不爽。

    无论是谁暗算自己,那都是敌人,对敌人,必须以牙还牙。

    以前姚峰是普通人,没法子报仇,现在他青铜令入门,手里还有一本《旁门役鬼残篇》,这些就是他反击的手段。

    崔延卿的事情,姚峰没有告诉张叔,不过厕所里差点被勒死的事情,姚峰说了出来。

    张叔明显一愣。

    “他们真敢动手?”

    听得出来,张叔很愤怒,不过很快,后者就疑惑道:“修炼者手段诡异,他们要对付普通人,后者根本没有反制手段,姚峰,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我也不知道,当时我也以为死定了,结果突然灯一亮,那长头发的恶鬼就不见了。”姚峰没有说实话。

    他现在还不能完全信任张叔,所以青铜油灯的事情最好隐瞒。

    短短时间里,姚峰也是有了心机,城府深了不少。

    “可能是外面有人打断了施法!”张叔也只能胡猜,沉默片刻,张叔又道:“从现在开始,你最好别离开我的视线,一会儿出去了,先把孙培培安置好,她和这件事没关系,没必要牵扯进来。”

    这个姚峰同意。

    说起来,这件事里最无辜的可能就是孙培培了,本来是和自己偶遇,结果却经历诡异,吓的崩溃。好在最后没出什么事情,她安然无恙,就是这心理上的创伤,可能需要时间慢慢恢复。

    姚峰此刻看了看孙培培,她果然是只穿着一只鞋,好在姚峰背包里带着她另外一只,此刻也是取出来,替她穿好。

    面包车此刻在一片浓雾中穿梭,姚峰没有询问张叔怎么离开魍魉之界,这个时候问的多,暴露的也多,毕竟现在姚峰自己也有了秘密。

    《青铜令》《旁门役鬼残篇》,还有青铜油灯,都是姚峰的秘密,他不打算和旁人分享,就和崔延卿说的一样,在修炼者世界里,绝对不要轻易相信另外一个人。

    哪怕是认识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