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趣阁 > 修真小说 > 登天门 > 第十三章 驼背人又来了

第十三章 驼背人又来了

 热门推荐:
    那边崔延卿修整一番,看了一眼姚峰,见对方一本正经坐在那边修炼,当下摇了摇头,心中暗道:“姚小子以为这修炼容易么,我光是打磨体魄,就用了五年,要引气入体,又用了两年,期间吃了多少苦,那是数都数不过来,便是姚小子你年轻力壮,又有我那些注释要解,要入门估摸也得两三年,不过,罢了,他这么认真,也不好打击他这积极性。”

    要带人离开这魍魉之界,崔延卿得准备一些东西,他从旁边一个铁盒子里取出一些瓶瓶罐罐,里面装着各种颜色的粉末和液体,开始鼓捣起来。

    两人各忙各的,很是安静。

    约莫半个小时后,崔延卿把东西准备好了,就见他一头汗,显然准备这东西也不是简单的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崔延卿似是听到了什么,猛的抬头。

    外面安安静静,可他依旧是快速起身,蹲着到窗户,探了半个头向外张望,这一看不要紧,瞬间,崔延卿的表情凝固,面色惊恐。

    “这,这东西怎么来了?”

    公厕外面,站着一个人。

    这个人手里抓着一个手杖,驼着背,就站在门外,此刻脑袋一歪,看向崔延卿,难以言明的恐怖感瞬间席卷而来。

    崔延卿惊的立刻后退,表情难看到极致,面无血色,如临大敌。

    “姚小子,快起来。”崔延卿以为姚峰在打瞌睡,急忙上去拍了一下。

    呃?

    怎么这么硬?

    崔延卿看了看手指,他刚才感觉像是拍在一块木头上,不过他没时间细想。

    姚峰则是疑惑的睁开眼睛,他刚才正渐入佳境,手上的《青铜令》已经是翻到三分之一的位置。

    结果被人拍了一下,顿时惊醒,从地上跳起来。

    “怎么了?”

    崔延卿没时间回答,因为这个时候,房门轰隆一声,被撞了一下。

    声音很大。

    几乎是瞬间,一股黑气从门缝渗透进来,门锁被黑气腐朽,咣当一声掉在地上,只是这个时候房门上的那个黄纸符爆出一团金光。

    瞬间,门缝里渗透进来的黑气快速缩了回去,可黄纸符上的荧光也是随之黯淡下去,仿佛一瞬间破旧了十几倍。

    崔延卿见状,立刻喊道:“姚小子,你从后面窗户走,快点。”

    姚峰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看崔延卿现在的语气极为焦急,刚才房门那边的动静又如此恐怖,傻子都知道肯定出大事了。

    当下姚峰背起背包就往后跑,只是跑到一半,他扭头道:“崔爷爷,那你呢?”

    “我跑了,你小子就跑不了,赶紧走。”崔延卿头也不回,同时不知道从哪儿取出了一个黑不溜秋的断手。

    这断手应该是被齐腕斩断,切口整齐,就见崔延卿从后腰拔出一把刀,毫不犹豫就将他自己的右手掌斩了下来。

    这一幕看的姚峰目瞪口呆。

    太狠了。

    但这更说明是遇到大事儿了,不然,崔延卿不可能自残,他要做什么,姚峰也看出来了,果然,崔延卿将那黑不溜秋的断手接在他自己的手腕上。

    说来也怪。

    瞬间,血就不流了。

    更诡异的是,那个黑不溜秋的手,手指活动,发出咔嚓咔嚓的怪响,居然真的接上了。

    这个场面非常诡异,姚峰直接楞在原地。

    “还不走?”崔延卿发现姚峰还在,立刻是骂了一句很是难听的话:“等那东西进来,你想跑都跑不了,滚,赶紧给我滚!”

    姚峰再不敢耽搁,能让崔延卿如此紧张,甚至不惜断手的东西,绝对非同寻常。

    他立刻是跑到后面窗户,掀开遮挡的木板钻了出去。

    看到姚峰离开,崔延卿表情复杂。

    “哎,我崔延卿心狠手辣一辈子,今天反倒是为了一个这么一个小辈拼了性命,罢了,罢了,就冲着这小子和延平的交情,就冲着他当初跪在灵堂内给我哭了半天丧,我今天也舍己为人一次。”

    断手重接的地方此刻已经不疼了,非但不疼,还有一种特殊的酥麻感,接上的那个黑色的手掌此刻正不受控制的抽动。

    如果仔细看,这黑色的手掌分明就是从一具尸体上斩下来的,黑色的部分已经腐烂硬化,散发着一股特殊的尸气和腐臭。

    这一次如果不是情况特殊,崔延卿也不会将这个东西拿出来,更不会狠辣的斩断自己的手掌,换上这个东西。他很清楚,这么做风险太大,可没法子,要对付门外那个东西,他必须破釜沉舟孤注一掷。

    不然,他和姚峰都必死无疑。

    哗啦一声。

    房门的门板在黑气的腐蚀下碎成一地木屑,那一张黄纸符也是咔嚓一声被撕裂成两段,飘落在地上。

    一声铃铛响,驼背人瞬间出现在房内。

    崔延卿表情阴冷,黑色手掌上散发出的尸气在阻挡驼背人脚下的黑气,不过显然是处在下风。

    崔眼前此刻开口道:“我与鬼差无仇无怨,为何要大动干戈?”

    虽然知道询问也未必能得到回应,但崔延卿还是不想放过讲和的可能性。

    驼背人不发一言,却是伸手一指,指向崔延卿身后。

    瞬间,崔延卿明白了。

    驼背人并非是来找他的麻烦,而是追着姚峰过来的,这让崔延卿知道只要他不掺和进来,或许就能躲过这一劫。

    估摸是看出崔延卿的打算,驼背人此刻一步踏出,铃铛一响,人已经是到了屋子后窗口出,黑气腐蚀,那边的木板直接腐烂破碎,露出窗口。

    就在驼背人要一步踏出时,身后突然袭来一个黑手,手指成爪,抓向驼背人后心。

    一声极为恐怖的嘶叫响起。

    驼背人显然极为愤怒,在它看来,都已经放过了这个人,对方居然还如此不知好歹。

    瞬间,从驼背人后心出,猛的深处一个细小畸形的手,一下子就扣住了崔延卿的手腕。后者大吃一惊,却也是反应极快,另外一只手立刻拔出后腰的砍刀,照着那畸形小手就斩了过去。

    只是锋利的刀刃劈在那畸形小手上,却是铛的一声,溅出一道火花,像是砍在一块生铁上般发出脆响。

    崔延卿手震的生疼,心中大吃一惊,面色也是变的极为难看。

    下一刻,驼背人反手就抓向崔延卿的心口,后者急忙侧身,饶是如此,胸口衣衫也是被撕破,硬生生被扯下一块皮肉,顿时血流不止。

    崔延卿此刻最大的依仗,那个黑手,此刻被驼背人身上伸出的畸形小手扣住,动弹不得,如此一来,他知道自己绝无胜算。

    可也是如此,激起了崔延卿的凶性。

    他直接咬破舌头,冲着驼背人就是一口血喷出去。

    淋到血的地方,原本飘忽不定的轮廓,此刻也是更加凝实起来,崔延卿二话不说抡起手里的砍刀就是一阵猛砍。

    有的地方像是金铁,砍不动,但有的地方却行,一时之间,驼背人脸上、身上、背上被那砍刀斩出不少伤口,顿时流出不少黑色的腐臭污血。那边驼背人手指成钩,也在崔延卿身上留下道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崔延卿力气很大,之前是碾压姚峰这个年轻人的,可此刻面对驼背人,他在力量上明显处于劣势。

    受伤的驼背人更是愤怒,手臂突然伸长,掐住崔延卿的脖子就将对方提起来,然后狠狠压在地上。

    双方近身厮杀动静极大,如同两头猛兽以命相搏,屋子里更是乱七八糟,一处墙壁更是被撞的粉碎,碎砖散落一地。

    现在崔延卿被掐着脖子摁在地上动弹不得,他那个黑色的手掌依旧是被对方畸形小手紧紧扣着,怎么都抽不回来,就像是一把绝世名刀,明明实力很强,却没有拔出来显露锋芒的机会。

    驼背人的力量太大了,此刻的它体型比之前大了一倍,双手奇长,此刻更像是一个怪物。

    在巨大的力量压制下,崔延卿败的很彻底。

    他拿刀的手臂已经被折断,扭曲成一个让人看一眼就感觉到牙酸和不适的形状,另外一只接着黑色手掌的手臂明显要更加强大,可被对方身体里伸出来的那个畸形小手压制的动弹不得。

    而在崔延卿身上,有好几道深可见骨的伤口,此刻血已经流了一地。

    毫无疑问,就算是驼背人现在不杀他,崔延卿也撑不了多久。

    崔延卿已经没有反击的手段,脖子几乎要被掐断,如果不是因为他修炼了二十年的青铜令,体质强横,换做旁人早就被扭断脖子了。

    驼背人此刻将脸凑近,崔延卿可以清楚的看到驼背人此刻的五官,那是一个男人的模样,只是此刻,更像是带着一张人皮面具,而且这个人皮面具还被撑的很大,这让男人原本的五官更加诡异和恐怖。

    下一刻,男人的嘴巴张开,裂到耳朵边,露出了满嘴的尖牙。

    不出意外驼背人接下来会一口将崔延卿的半个脑袋啃下来,那锋利的尖牙,别说人脑袋,就算是一块铁,估摸都能啃下一块来。

    崔延卿闭上了眼前。

    吃脑袋这一幕没什么好看的,尤其吃的是他自己的脑袋。

    “来了!”

    崔延卿感觉到对方的牙齿已经抵在自己的额头上,但是下一刻,一声巨响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