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趣阁 > 修真小说 > 登天门 > 第十一章 修炼者的世界

第十一章 修炼者的世界

 热门推荐:
    随着眼睛空洞的鬼物扑上来,一股阴寒之气也是将姚峰笼罩在内,那种感觉真的就如同将一个人突然丢进冰水里一样,正常人在这一瞬间绝对动弹不得。

    可姚峰早就习惯了这种阴寒入体,甚至他还觉得这个鬼散发出的阴寒之气不够冷。

    比起噩梦里那个低着头的恶鬼差远了。

    这是姚峰心里一闪而过的念头。

    姚峰来不及用青铜油灯,只能是狼狈的就地一滚,凶险的躲过去。只是没等他站起来,一个人就扑上来,伸手将他抓着青铜油灯的手踩在地上。

    手腕剧痛!

    这一瞬间,姚峰甚至以为他的手腕折断了。

    几乎是同时,有人想要将他手里的青铜油灯抢走。

    不过就算是这样,姚峰也没松开青铜油灯,这东西是他现在唯一的救命稻草,绝对不能松手。

    偷袭姚峰的自然就是那个邋遢老头。

    对方果然是没安好心,只是姚峰没想到,自己比这邋遢老头高了半个头,此刻在力量上,居然是被对方给碾压。

    这还是老头么?

    好在姚峰之前因为做噩梦的事情,在最近三年里一直没有放松锻炼,而且别忘了,他还花钱报过一个搏击班。

    这个时候,搏击课上学到的东西派上了用场。

    姚峰腰腹用力,双脚抬起在对方膝盖以上猛的一踹,随后另外一只手抓住对方手腕,两只脚向上一盘,夹住对方手臂,借用整个身体的力量,将对方拽倒。

    一套动作并不标准,但在这个时候也能排上大用场。

    那邋遢老头也没想到姚峰居然还能反抗,脸上明显露出惊讶之色。

    这个时候,姚峰锁着对方一条手臂,按理来说,是姚峰占据了主动和优势,可事实上,邋遢老头的力量远远超出了姚峰的预料。

    正常人在这种情况下已经丧失抵抗能力了,因为只要姚峰再用力一些,对方的胳膊必然会被折断。

    可实际上,这个时候他们居然形成了角力。

    邋遢老头这边只能用一条手臂的力量,姚峰则是手臂和双腿合力,这种情况下,竟然拼了个半斤八两,可想而知如果正常情况下,姚峰绝对不是对手。

    老头那边的力量开始增大。

    这明显不符合常理,如果对方是一个身高超过两米的壮汉,或许会有这种级别的力量,但是这老头身高不过一米七,不可能爆发出这种级别的力量。

    姚峰快扛不住了。

    这个时候身后又有阴寒袭来。

    是刚才那个没有眼睛的恶鬼。

    姚峰现在和邋遢老头角力,根本动弹不得,若是那恶鬼在这个节骨眼上偷袭自己,自己是一点法子的没有,姚峰暗道要遭。

    可下一刻发生的事情,让姚峰始料未及的同时是窃喜不已。

    那恶鬼居然没有来掐自己脖子,反而是抓向青铜油灯,估摸也是想将这个东西抢走。

    但问题是,它是鬼。

    青铜油灯的特点就是,碰鬼就烧。

    果然,恶鬼那双手抓住青铜油灯的时候,一团火苗就从油灯上闪现而出,瞬间,这个恶鬼身上燃起一团火焰。

    连惨叫声都没有,恶鬼直接在火焰下化作飞灰。

    邋遢老头见状,气的眼皮狂跳,怒吼一声,就仿佛有人毁了他心爱之物。

    “哎,哎,这你怪不着我!”姚峰吓了一跳,急忙辩解一声:“是它自己碰的。”

    嘴上这么说,姚峰现在也是使出吃奶的劲儿,谁料邋遢老头另外一只手撞开姚峰的一条腿,直接翻身而起,掐住姚峰的脖子。

    “我掐死你!”

    声音里满是愤怒。

    看得出,邋遢老头是真生气了,一双眼睛里都是凶戾之气。

    姚峰险些被掐的背过气去,对方力气太大,感觉不是一个不到一米七的老头,而是一个身高两米的青年壮汉。

    自己根本不是对手。

    危急之下,姚峰危在旦夕。

    他这个时候却是突然注意到邋遢老汉脖子上的一个纹身。

    一个歪七扭八的‘赌’字。

    当下姚峰一愣。

    他想到了一段过往,只是心中不敢置信,再看,越发的确认。

    现在甭管是不是那么回事,姚峰现在快被活活掐死了,只能是死马当活马医,当下是发出嘶哑的声音。

    “崔……崔爷爷,我……姚……姚峰啊!”

    声音像是被挤出来的一样,这个时候姚峰被掐着脖子,能发出声已经是不错了。

    刚说完,姚峰就感觉脖子上的压迫力骤减,这让他能大口喘气,刚才若是再晚一会儿,他估摸就过去了。

    不过邋遢老头的手依旧没有离开姚峰脖子。

    “你刚才,说什么?”

    老头盯着姚峰发问,眼神中明显带着狐疑之色。

    这个时候,姚峰开口道:“你是崔延卿,崔延平的爷爷,我是姚峰,和你孙子是同班同学,你忘了?”

    邋遢老头眉头一皱:“你爸叫啥?”

    “姚山,我妈叫……”

    “行了行了!”没等姚峰说完,崔老头就松开手,姚峰也是顺势放开对方,两人此刻相对而坐,姚峰脸憋的通红,刚才角力是出了一身的汗,对面那崔老头也累个够呛,毕竟是上了年纪。

    “姚家小子,怎么会是你?你是怎么跑到这儿的?”崔老头语气生硬,可和刚才那种平淡不同,此刻他语气里,居然是带着一丝关切。

    二十年前,刚上一年级的姚峰是院里的孩子王,成天带着一帮小朋友上山下河,他童年玩伴里有一个叫崔延平的,和姚峰关系非常好。

    崔延平爸妈做一点小买卖,成天不着家,平日里是他爷爷崔延卿照看,只不过这老头有一个缺点是好赌,据说早年因为赌博把家败的不成样子,崔延平的奶奶因为这个事情想不开跳了河,之后崔延卿自己用刀斩断右手小指,同时在脖子上纹了一个‘赌’字,立誓再也不赌。

    当然这个事情姚峰也是听人说的。

    但因为他和崔延平的关系好,所以两家经常互相蹭饭,自然非常熟络。所以就算是过了二十年,崔延卿样子变了很多,但脖子上的纹身还有右手缺失的小指却能让姚峰一眼认出来。

    可问题是,在姚峰的记忆里,这崔延卿应该已经死了才对。

    那是在他上二年级的时候,他和崔延平下了学,回来之后就发现不对劲。

    崔延平的父母都破天荒的回来了,他家里也是挂满了白布,院子里挤满了人,后来才知道,崔延平的爷爷死了。

    怎么死的,姚峰不知道,反正那个时候他和崔延平一起跪在灵堂里哭了半天,眼睛都哭肿了。

    二年级的孩子已经知道生离死别,姚峰哭,也是因为他和崔延卿走的近,知道以后再也见不到这个喜欢给他讲故事,偶尔还会买些糖给他吃的崔爷爷。

    这些记忆因为时间久远,几乎要被遗忘,但是此刻,看到活生生的崔延卿,姚峰疑惑的同时也是浑身冒汗。

    这死了二十年的人,怎么又活了?

    还是说,对方压根儿就不是活人?

    对面崔延卿估摸看出姚峰在想什么,开口道:“姚家小子,你瞎想啥呢?”

    “你真是崔爷爷,崔延卿?”姚峰还是有些不信。

    “废话,不是我,你小子早死八回了。”崔延卿气不打一处来,也不知道是因为姚峰的话,还是因为刚才的事。“姚家小子,你赶紧说,你是怎么跑这儿的?”

    这一次姚峰没有隐瞒。

    在他心里,崔延卿不是外人,而且姚峰有一种感觉,他的一些疑问,在崔延卿这里能得到解答。

    从接到张叔电话开始讲起,然后火车上遇袭,再到遇到孙培培,之后车站被张叔接上车,这一次姚峰是一五一十将经过讲了个仔细。

    崔延卿仔细听着,表情凝重。

    等到姚峰讲完,崔延卿才道:“这么说,你刚才问的那个女娃,是孙培培?”

    姚峰点头。

    “哎!”崔延卿叹了口气,欲言又止,最后才摇摇头:“罢了,生死有命,不过以前我看孙家闺女并非短命之相,说不定会有转机。”

    这话说的挺玄的,放在以前姚峰肯定嗤之以鼻,可现在,他也希望如此。

    “崔爷爷,这里究竟怎么回事?”姚峰认定崔延卿知道一些事情,他早就想弄个清楚明白,这种什么都不知道一只被蒙在鼓里的感觉可不好受。

    崔延卿笑了笑:“你之前猜的没错,张怀远的确不是活人,但也并非是鬼,以我所见,乃是一种尸傀,尸傀者,属阴山、茅山、傀教等修门之术,据说修到高深之处,尸傀能百年不腐,仿若活人。”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姚峰感觉崔延卿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当中带着一丝向往。至于什么尸傀,阴山傀教之类的,姚峰是头一次听说,茅山倒是知道,道教圣地,挺有名的。

    “如你所言,张怀远既能说会道,说明还有灵智,他将你骗来,也没有立刻加害,肯定是有别的目的,说不定未必是恶意,你和孙培培若是不跑,反而没事,也不至于身陷这魍魉之界,不过你运气不错,有这灵器防身,所以到目前为止是安然无恙。”

    越说越玄了。

    放在之前,谁要跟姚峰说这些,他百分之百会认为对方疯了。

    但是在真正经历过这些事情之后,真正亲眼看到之后,姚峰信了。

    接下来崔延卿给姚峰讲述了一个不被普通人所知,但却真实存在的修炼者的世界,当中不可思议之处比比皆是。

    除此之外,姚峰也知道了当初崔延卿并不是真的死了,说起这个事情,崔延卿并没有多言,哪怕是姚峰询问也是含糊其辞,显然,当年他突然诈死是另有隐情。

    至于崔延卿为何会在这个所谓魍魉之界,对方给出的答案是两个字。

    修行!

    “姚峰,你若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普通人,你崔爷爷我肯定不会和你说这些,肯定希望你走正常的道路,娶妻生子安安稳稳过这一生,可如今你已经被卷了进来,且不说张怀远为何要处心积虑将你骗来,这个事情肯定没那么简单,既然被卷进来了,那该知道的,早点知道绝对没有坏处。”

    崔延卿继续讲道。

    “刚才和你说修炼者,实际上在不同时期叫法不同,古时候称为方士、炼丹士,之后称之为术士,再后分了派别,道、佛等教兴起,又有了许多具体的称呼,只是大部分不得其法,而有真法之修行者,能引气入体,能长生,能驱使鬼妖之怪,行常人不能之事,很是玄妙。”

    讲这些的时候,姚峰听的是一脸惊奇,崔延卿说的是一脸向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