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趣阁 > 修真小说 > 登天门 > 第二章 来自古川市的电话

第二章 来自古川市的电话

 热门推荐:
    一个小时后,姚峰穿戴整齐,坐在了距离家不远的一个kfc店里。

    因为是周六的关系,这个时间段店里的人并不多,不少座位都空着,姚峰就坐在靠窗的位置,桌子上摆着他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不过他的眼神却是时不时的看向入口。

    秦阿姨是以前的一个老邻居,后来从酒厂宿舍楼搬走了,秦阿姨的女儿和姚峰在高中的时候是同班同学,两家人走的挺近,就算后来搬走了也时常联系。前段时间偶然在街上遇到秦阿姨,后者听说姚峰还没女朋友,便很热情的说要给姚峰介绍一个。

    姚峰对这个事情挺上心。

    再过半年他就二十八岁,早应该找个女朋友了,很多像他一样的同龄人有的都当爹了。

    单身狗都明白当‘狗’的日子不太好过,而姚峰除了这个,还有其他原因想要迫切的找个女朋友。

    他被人甩过!

    初恋,七年长跑,刻苦铭心。

    试过挽留,结果是伤的更狠,尤其是对方那一句‘没钱又靠不住,要你做什么’,更是让姚峰下定决心,他一定要找个更好的,然后让所有人都知道,最重要是要让那个甩了他的女人知道。

    因为这个原因,实际上从一年多前,姚峰就经常跑去相亲,有亲戚介绍的,也有朋友介绍的,可奇了怪了,这一年多时间了,见的姑娘也有二十多个,愣是一次都没有成功。要么是他看不上人家,要么是人家看不上他,按照比例来看,后一种占了大头。

    搞的姚峰都觉得,似乎自己是真的‘没钱靠不住’,妥妥的撸丝儿。

    据说这一次秦阿姨给介绍的条件不错,人长得漂亮,工作也好,本市户口,父母都有工作,不光有房子,还有车。

    按照秦阿姨的话说,这是极品。

    极品又如何?

    姚峰早就是相亲界里的老手,保持一颗平常心是他这种人必须要掌握的能力。

    像是这种情况,一般见面都是选在一些诸如快餐店大商场之类的地方,这些地方买个饮料什么的也不值几个钱,而且因为人多,陌生人见面也不尴尬,看的对眼聊得来就聊,如果不行,直接一拍两散各自回家。

    简单直接!

    约定见面的时间是早上九点,姚峰早来了一会儿。他今天穿着牛仔裤,干净的板鞋,白色衬衫配一个休闲外套,从上到下都是利利索索。

    时间还早,姚峰收回目光,在笔记本电脑上敲了几行代码。

    因为工作性质,姚峰就算是休息的时候,也需要赶项目敲代码,码农的悲哀就是如此。尤其是最近公司里的情况有些特殊,风传姚峰所在的项目组因为内部试玩版口碑不佳,需要大改,这无疑增大了工作量,而且一旦下次内部评审会上不通过,这项目十有八九会被砍掉。

    如果是那样,项目组里的人就会被打散,降薪都是好的,最惨的,饭碗可能都保不住。

    姚峰已经有几个周六日没休息,这一次就算是休息在家,他也需要完成一定的工作量。

    此刻姚峰手速颇快,刚敲了几行代码,公司内部工作群里就有私聊消息。

    是姚峰所在项目组的组长‘铃姐’。

    铃姐:姚峰,最后一个关卡设计的难度和内容都有问题,给你三天时间,最迟下周一下班前,把最后一关的关卡重新设计一遍,看到消息回个ok。

    姚峰:ok!

    项目组里,铃姐是老大,姚峰是老二,主要姚峰属于那种万金油式的角色,懂程序,会原画,游戏策划也行,也是这几年姚峰摸爬滚打的成果。

    他们这个项目进行了六个月,这六个月不算短了,成品几乎都做出来了,结果在公司内部评审上出了岔子。只是姚峰很清楚,倒不是他们项目的问题,而是公司资金目前有些吃紧,另外一个项目组突然要增加预算,可想而知,蛋糕就这么大,别人要多吃一块,就必须有人让出一块。

    铃姐的项目组,明显就是那个被人欺负的‘弱鸡’。

    偏偏铃姐性子要强,咽不下这口气,一定要在下次评审会上争个高下,平日里铃姐对组员都不错,所以这个时候谁也不能掉链子。

    姚峰把事情扛下来,倒不是他傻,而是在这最后一关的设计上,他早有打算,此刻打开专门的编辑器,姚峰开始了修改,一切按部就班。

    时间过的飞快,姚峰这个时候看了看时间,差不多就是和那个相亲对象约定的时间,但对方连人影都没见。

    已经九点十五分了。

    “没有时间观念啊!”姚峰眉头一皱。

    不过世上就是这么不公平,男人迟到就是不遵守时间,没有时间观念,而反过来女方却可以找出一百种理由,而且你还不能较真,不然会说你心胸狭小。

    姚峰倒也不在意这个,不就是多等一会儿,没什么,继续修改代码。

    就在这个时候,姚峰手机响了。

    以为是那相亲对象打来的,姚峰急忙拿出来看,看到一个归属地是‘古川市’的陌生号码。

    接通之后,电话里传来的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喂,是姚峰吗?”

    声音听着陌生,姚峰心里有些失望,不会是诈骗电话吧?

    “你是哪位?”

    如果是推销房子或者是别的什么骚扰电话,姚峰就打算挂了。

    “太好了,打听了一圈终于找到你的号码了,姚峰啊,我是你张叔啊,你以前的邻居,你忘了?”

    电话那头的人显然很高兴,从语气就能听出来。

    张叔?

    听到这个,姚峰的记忆一下子涌现上来。

    他小时候在古川市住的时候,是住的那种大院子,都是平房,院子里能有十几户人家,张叔就住在院门口的那一户,和父亲很熟,家里养了一条土狗,姚峰经常带着那条狗跑出去玩。

    姚峰甚至记得那一条狗叫大黄。

    虽然过去十几年,但这些记忆随着张叔的声音,居然是慢慢浮现出来,儿时的场景也是映入眼帘,就仿佛是在昨天。

    “没忘没忘!”姚峰赶忙说道,语气熟络了不少。

    只是他有些奇怪,十几年前一直都没有联系的老邻居突然给自己打电话做什么?

    莫非是找自己父亲的?

    这倒是有可能,当年张叔和父亲关系不错,经常在一起喝酒吹牛。

    “张叔,你是不是要找我爸,他这段时间不在临山市……”姚峰还没说话,电话那头就道:“不找你爸,就是找你……”

    停顿了一下,张叔的似乎压低了一点声音:“姚峰啊,你看看你今天能不能来一趟古川市。”

    “究竟什么事啊张叔?”姚峰听出不对劲了。

    说实话,临山市距离古川并不远,若是放在以前做绿皮火车,那得两三个小时,现在开车一个小时准到,就算是火车,因为高速铁路的覆盖,连带去车站的时间,一个多小时也够了。

    只是姚峰他们家在古川市没亲戚,所以基本上不回去,主要是懒得跑。

    电话那头的张叔明显有些迟疑,只是一个劲的让姚峰回去一趟,可姚峰也不是小孩子,对方越是这么说,他心里越没底,不问清楚肯定不行。

    最后没招了,张叔只好说:“姚峰啊,你还记不记得小石山望川楼里的那个李老汉?”

    听到这个名字,姚峰脑海里也是有了一个人影,那是一个看上去七十来岁的老汉,驼背,常年穿着一件老旧绿军装,为人古板,严肃,就住在望川楼里,据说是专门照看那个古建筑的。

    因为小时候住的院子距离小石山非常近,孩子们又喜欢山上山下的跑,所以儿时的姚峰和院子里的小伙伴们经常会跑到小石山上玩,而望川楼就在小石山顶峰,肯定是经常去。

    也是因为这样,姚峰和小伙伴们就和看望川楼的李老汉认识了。当然大部分情况,都是被李老汉拿一根棍子往外撵,一群小孩就嬉笑着跑下来,李老汉在后面追,嘴里还骂骂咧咧,这样的场景经常会在小石山上演。

    那都是让人难忘的童年时光。

    所谓不打不相识,因为和李老汉打游击的次数多了,难免会被逮住,不过李老汉那人虽然样子挺凶,可人却是真不错,最多就是让人站在那边训斥一顿,孩子们也并不是真的怕他。

    姚峰和李老汉要更熟,却是源于一次意外。

    有一次姚峰在小石山玩,不小心从一个高处摔下来,当时就晕过去了,据说是李老汉救了他。

    因为这个事儿,姚峰记得自己老爹还专门带着自己,买了糕点,打了一瓶散酒去望川楼找李老汉道谢。

    后来姚峰就凭着这一层关系,经常去望川楼玩,李老汉有时候还会给姚峰准备一些糖果,闲暇时,会教姚峰下棋,讲一些故事。

    往事历历在目啊。

    从某种程度上说,人家李老汉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还是一位长辈。

    姚峰当然是记得很清楚。

    而电话里张叔下一句,就让姚峰心头一跳。

    “李老汉可能是年纪大了,前段时间染了风寒,重病不起,大夫说就是一口气的事儿,现在人都迷糊了,却偏偏嘴里念叨着你的名字,所以我才给你打了这个电话……”

    姚峰明白了。

    仔细想想,十几年前李老汉就应该是七十多岁了,现在怕是都快九十了。

    虽说不是亲戚,甚至算不上是那种天天见的左邻右舍,但就冲着当年救命之人,老人家既然还记得自己,想要再见一面,姚峰觉得自己也应该回去一趟。

    再加上,正好姚峰本来就想着找时间回古川市,又遇到这个事情,那就干脆借着这个机会回去一趟。

    “姚峰啊,你要是回来,尽量早一点,李老汉估摸坚持不了多久!”张叔嘱咐道。

    姚峰说了一句我现在就订票,张叔说那我在火车站接你。

    这下好了,不回去都不行了。

    姚峰挂了电话就打开手机app查询车票,结果正好,一个小时后就有一趟车,他现在这地方距离火车站打车也就是十几分钟,现在买了刚好能赶上。

    买好车票,姚峰一看那相亲女还没来,摇了摇头,收拾电脑走了出去。

    很顺利,姚峰打车到了火车站,提前上车。

    位置不错,靠窗户,更运气的是,旁边上来一个美女,姚峰偷偷瞅了几眼,侧脸很美。

    车开了,姚峰手机响了。

    秦阿姨打来的,接通之后,秦阿姨就问姚峰在哪,说人家女孩到了地方找不到人,姚峰没法子,将情况简单说明了一下,毕竟是真有急事。

    “这样啊,那姚峰你先忙,等你回来再说,放心,女孩那边我来说,小芸和她是大学同学,很熟的。”秦阿姨依旧是那么热情。

    小芸,全名陆小芸,是秦阿姨的女儿,也算是姚峰的‘发小’。

    挂了电话,姚峰叹了口气,又偷偷看了一眼身旁的美丽侧脸,却是看到对方嘴角泛出的一丝笑意。

    姚峰暗道,该不会电话声音太大,对方听出来自己是在相亲吧。

    尴尬!

    这个时候电话又响了,姚峰一看,老爹打来的。

    姚峰的父亲以前是酒厂职工,后来下岗自谋出路,现在在外省一个大酒厂里担任工程师,日子过的挺滋润,人前人后都是被人姚工姚工叫着,说是比在临山市老酒厂里舒坦多了。

    姚峰母亲早亡,从小学开始就是父亲姚山拉扯大的,后来姚峰大学毕业能自食其力了,姚山就去了外省。

    平日里爷俩差不多两三天通一次电话。

    电话接通。

    “姚峰,是不是又睡懒觉呢?赶紧起来下楼活动活动,你说说年年轻轻的,别老抱着电脑坐着不动,你那身体现在都还不如我呢。”

    熟悉的絮叨,姚峰心说老爹以前可不是这样,估摸年纪大了啊。

    不过老爹说的还真是事实,换做平常休息日,姚峰是真的睡懒觉,起床之后也是打开电脑,一坐一天。

    但这次不一样,姚峰理直气壮。

    “爸,这次你说错了,我今天早上七点就起来了,现在正在火车上呢。”

    “火车?你坐火车干嘛?我不是说不让你来找我么?”

    “不是找你,对了,爸你还记不记得以前古川市的张叔,就是住在大院最前面那一户的张叔,家里养狗那个……”

    “我当然记得,你突然说他干嘛?”姚山电话里的声音带着疑惑。

    姚峰将情况讲了一下,然后道:“所以我才打算去一趟古川市,行了,一会儿过山洞了,怕没信号,我先挂了。”

    姚峰注意到身边那个美女正在看他,所以着急想要挂断电话。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电话那头的姚山猛的问道:“等一下,姚峰,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假的?真的是古川市的张叔打来的电话?他还让你回去?”

    “那还有假,我骗你这个干什么。”姚峰这个时候也冲着那美女礼貌性的笑了笑。

    世上有一种男人,陌生的漂亮女人冲他笑笑,那一瞬间,他可能连今后和对方生的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姚峰喂了好几声,还以为没信号,结果等了一会儿,才听到父亲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儿子,你究竟在胡说八道什么,你说,你现在究竟在哪?”

    姚峰一听也急了,但是听到父亲说的下一句话,姚峰立刻是感觉浑身汗毛直立。

    “你古川市那个张叔前年就死了,当时我还和你说过的,你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