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趣阁 > 穿越小说 > 贞观俗人 > 第八卷 第1115章 羽林绑人

第八卷 第1115章 羽林绑人

 热门推荐:
    下龙湾。

    海上一排巨舰排开,码头,八百玄甲飞骑站立。

    许洛仁在缓缓的披戴铠甲,皇帝御赐的凤翅盔山文字甲,还有麒麟吞肩狮蛮腰带。

    “许公,用不着如此阵仗吧?”

    在他旁边,是从广州护送他前来的南海水师舰队的防御使牛见虎。许洛仁却只是站在那里,由两位亲兵为他把一件件铠甲系上。

    “许公,要不我先去拜见魏公?”同是从广州过来的广州市舶使兼广州观军容使高进打着笑脸道。

    “本官奉旨前来,自当亲自前去拜见魏公。”

    “可也用不着披甲,还带这么多骑兵啊,容易让人误会。”

    “误会?什么误会?魏公乃是我大唐战神,是护国军神忠武王之子,我大唐军中上下哪个不敬重?我老许虽然没打过什么像样的仗,可也是个将军,既然来拜见魏公,当然得披甲去见。”

    牛见虎、高进两个面面相觑。

    码头不远的神龙岛渔村小镇上,那些商家也早看到了这边的动静,大家看到这阵势也是吓了一跳,有些人更是直接就关门停业了,也有一些胆大些的,仍然继续营业,甚至还能有闲心远远瞧热闹。

    “你说这又是哪一出?”

    一间茶楼上,本来正讲隋唐英雄传,大家听的过瘾,这舰队一来,玄甲骑摆开阵仗,立时就让茶楼乱了套,平时口才了得的说书先生这会也口齿结巴打颤说不下去了,好多听书人也都四下乱走。

    这二楼雅座里的几位却倒还很悠闲。

    “还能是哪出,那位恼了呗,一次又一次的,人家不要面子吗?”

    天子一怒,血流漂杵。

    “我听说是圣人派玄甲骑来接亲的。”一个家伙笑呵呵的道。接亲这词用的有意思,秦琅十几年前便得圣人赐婚长乐公主,本来早就要大婚了,一拖再拖,如今皇帝派了百骑统领来接魏公回去尚公主完婚。

    大白天的能在这消费不低的大茶楼雅间喝茶的,本来也是既有闲又有钱的人,这龙岛上除了渔民外,还有许多海商在这里买地建别墅庄园,除了因为这里风光旖旎,气候宜人之外,最关键的也还是因为魏国公在这岛上建立起了一片很大的庄园,经常在这岛上居住。

    因此,这几年来,龙岛上买地建园林别墅的人越来越多,非富即贵,尤以海商居多。

    那些动则花费上万贯的园林别墅,让这小岛凭添了几分富贵气,也拉升了这岛上的商货和消费水平。

    尤其是一些大酒楼茶肆,装潢的一点不比太平、广交诸港的差,里面的消费水准甚至能达到两京的。

    不过玩归玩,闹归闹,大家对于魏公还是很亲近的。

    外面这阵势,大家倒也没人会相信天子真要对魏公不利,他们更多是看热闹一样。

    魏公虽然赋闲在家几年,可天下的商人尤其是那些岭南的海商,哪个不把秦琅当成财神爷在拜。

    大家都清楚,如今海贸大兴,工商繁荣的局面,固然是天子是朝廷的支持,更与魏公的大力推动离不开,可以说当今这种大环境,魏公可是政策的制订和推行者。

    大家都很满足于如今的这种环境、政策,都是靠这个发家致富过潇洒日子的。

    “听说了没,要禁入渤海航线了。”

    “不是禁渤海航线,是禁止与高句丽、百济航线,禁止任何船货到这海东二国,而且通往倭国的航线也部份受限,禁止了一些商货过去。”

    “这是要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要打仗了呗,这还不明摆着的吗?”

    商人向来消息灵通,手眼通天,而且越是顶级的商人,就越关系复杂,纯粹的商人是很难做大做久的,基本上都是跟朝中权贵高官们有着错综复杂的关系,甚至许多大商人,本就是那些权贵家族的代理人而已。

    这几年,不仅下南洋的通夷海道越发繁荣兴旺,就是往北方海东诸国的渤海航线也很热闹。

    特别是走私贸易,那叫一个红火兴旺,广州运过去的铁料,太平港的粮食,秦皇岛过去的皮筋牛角等,而从高句丽运过来的黄金、人参、骏马、奴隶、海东青,从新罗运来的奴婢、漆,从倭国运来的白银、铜料······

    大宗大宗的走私商货,就跟没人看见似的,规模量大的吓人,海上的几支舰队从来没有查过。

    一开始还有人觉得奇怪,可很快大家就都心知肚明是怎么回事了。

    这根本就不是什么走私。

    有那不懂事的还真以为是走私,也想跑过去赚两笔,结果一出海就被水师查扣,然后是严厉处罚了。

    慢慢的,有门道的也就能加入其中,跟着分杯羹,没门道的也就老实的打消了念头不再去凑热闹了。

    “嗯,那高句丽现在除了奴隶、人参、海东青这些玩意,已经没什么可卖的东西了。”

    身在局外的安南海商都早看出了这走私的问题了,但高句丽人却身中局中看不清。

    龙岛,秦家庄园中。

    秦琅看着面前的这封信,只是笑笑。

    “好了,你下去吧。”

    一名长相酷似秦琅的男子点头,退出。

    “送影子去金银岛。”

    阿黄站窗口看着远外码头上的骑兵,还有港湾里的舰队,咧开嘴一笑,露出大金牙。

    秦琅的这庄园建在半山,其实是在一座小山的山顶,只是后面还倚着一座更高的山峰,所以看着像是半山腰。

    这里居高临下,倒是风光独好。

    “许洛仁还真会装模作样呢,三郎你这个战神面前点兵阵列的,这不是鲁班门前弄大斧吗?”

    秦琅把信放到了炭盆里引燃烧掉,然后还把灰搅成粉碎。

    “好了,估计许将军也是真恼了,来了这么多天,一次次的登岛来拜访都被拒之门外,再好脾气也挂不住。把大门打开,我去迎接许将军。”

    “三郎你就让这老小子演,我倒真想看看他有没有这个胆子真的来撞门呢。”

    秦琅起身,“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嘛,许将军也是圣人面前的心腹红人,可不要得罪的狠了。”

    秦琅也是刚从吕宋岛赶回来的,那边现在已经渐渐上了正轨,虽然说还是一片蛮荒,百废待业,可总体来说发展的不错了。

    有着金矿的吸引,在那些淘金客的宣扬下,如今一批又一批的淘金者赶往淘金,淘金者人数不断上涨。到秦琅回来时,那边现在已经有了五万多名淘金者,而秦琅也另外移去了许多人。

    负责垦荒耕种,以及进行一些手工生产加工,另外还组建了一支护卫队。

    他计划是要逐步的能够自给自足,以后在岛上种的粮食能够自给,再加上捕鱼、养殖猪牛羊等,等这些自足后,再继续移民过去开垦种植园,种植甘蔗、棉花等。

    而碾坊、磨坊、伐木场、木材加工场、砖厂、瓦厂、陶瓷场、纺织厂、家具厂、铁匠铺、裁缝铺等民生相关的产业,也是得慢慢全建立起来的。

    淘金现在是吕宋岛第一产业,这个能保证吸引来更多的人流量,淘到的金子也能够填补吕宋岛前期开发所需要的巨大费用,保证一个收支平衡,不能无底洞一样的只入不出,那样的话,是撑不了长远的。

    淘金采矿是第一产业,将来甘蔗种植白糖加工、棉花种植棉布纺织,甚至是茶叶、香料的种植加工也会陆续跟上,必须得保证吕宋岛本身有足够的发展能力。

    本来秦琅还想在吕宋多呆一阵子,若是能亲自坐镇个三五年,那么吕宋岛基本的底子就能打好。

    可皇帝这里等不及了。

    一封封圣旨诏令,一拔拔使者。

    当他得到急报说羽林将军、百骑统领许洛仁带着玄甲百骑自齐州圣驾前南下,搭乘着北海舰队的船只赶到了武安时,便知道这次自己是逃不过了。

    让影子这边替他又拖延了半月,秦琅终于赶回来。

    许洛仁也是被秦琅气的不轻,他奉旨亲来,结果来了半个月,连秦琅面都没见到,只有一次秦琅站在远远的露个面然后就让他回去。

    今天许洛仁也是痛下决心,既然秦琅这么不给他面子,那他也没什么可再好说的了。

    穿戴好全副甲胄,翻身上马。

    许洛仁提起自己的黑漆缠铁马槊,长槊一挥,策马缓缓向山坡上的庄园而去。

    身后整整八百名玄甲骑士一起向前。

    牛见虎无奈的骑上马跟随过去。

    一路来到山下。

    许洛仁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了,看着那紧闭的庄园大门,难道真要冲锋撞门?

    虽说他奉有旨意,可真要做到这一步,那也就跟秦琅彻底撕破脸了。

    他有些搞不明白,秦琅这又何必呢,这不是为难他吗?

    正当他有些犹豫之时,门缓缓的从里面打开了。

    秦琅一马当先,率先出来。

    许洛仁赶紧勒停坐骑,挥起手臂示意后面甲骑停下。

    秦琅骑马靠近,缓缓停下。

    “许公!”

    许洛仁神色复杂的看着秦琅,咬咬牙平复下心情,叉手拜见,“魏公,天子有诏。”

    秦琅下马,“秦琅请宣圣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