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趣阁 > 玄幻小说 > 双心地球 > 第两百一十章 我好像忘了一个重要的人

第两百一十章 我好像忘了一个重要的人

 热门推荐:
    李易有些头疼,却又不得不坚持着感受那所谓的生之道韵,那是自己现在唯一能够恢复实力的办法了。

    李易根本不得其法,一边嘟囔着一边冥想打坐,越坐越困,感觉自己眼皮在不停地打架,李易从上学的时候就有一上课就打瞌睡的毛病,在毕业这么长时间里都没有再犯过病,没想到这次的晦涩难懂的感受生之道韵,结果让李易重新体会到了什么叫催眠。

    头昏昏沉沉的,李易感觉自己飘飘欲仙了,自己好像腾空而起。漫天黄沙这是哪里?

    怎么场景这么熟悉,李易看着面前的画面,自己好像还在一个柔软的怀抱中,这是多么熟悉的感觉呀,李易努力的睁开眼睛,狂暴的沙暴不断地吹着,李易努力的看着抱着自己在黑风暴中穿行的人,那是洛节?

    李易看着这自己以为永远都不可能再见到的人,心中泛起了涟漪。终于他们降落了,还是那个天梯,李易看着这一切,盯着洛节,洛节此时有些迷茫的看着李易,怎么了?

    李易,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李易听了洛节的话笑了笑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两行热泪顺着他的脸颊滑落。

    李易你到底怎么了?李易张了张嘴却迟迟没有说出话来,此时的李易已经完全明白了,自己是在做梦,他清楚明白眼前的洛节就是自己的梦境,他怕他一张嘴,自己清醒了,意识回归了,再也看不到洛节了。

    洛节有些迷茫的摸了摸李易的额头,想看看李易是不是发烧了,怎么一会哭一会笑,还在那边傻乐。

    李易原地一动不动任由洛节摸着自己的额头。洛节摸了李易额头半天,最后沉沉的叹息了一下,缓缓的开口了。

    既然你都已经察觉到了,那我就不再隐瞒了,我再帮你最后一次吧。李易睁大了眼睛刚要说什么,洛节挥了挥手,李易顿时感觉自己的嘴被封印了一样。

    洛节缓缓的走到了李易面前,整个人变得越来越模糊,李易努力的挣扎,想要说些什么,而洛节已经渐渐的模糊起来,最后化成了一道光芒直接冲进了李易的额头中。

    李易颓然惊醒,发现周围一切都是原样,还是那个熟悉的病房,自己只是在打坐睡着了。

    果然是自己在做梦吗,李易有些颓然的揉了揉头,那个梦好真实,虽然自己陷入其中但自己明显知道那是个梦,但自己竟然有种不想结束的感觉。

    李易活动着自己的脖子颈椎,活动着自己的胳膊,感觉自己做这个梦消耗好大,自己浑身上下都感觉异常的酸痛,李易直接下了床活动着自己的腿,突然李易被牵挂着的吊瓶给拽了一下,李易身形就是一顿。

    脑中突然灵光一闪,李易怔怔的站在原地,连被自己拽到的那吊瓶都没有扶一下,任由那吊瓶摔到地上破碎一地。

    李易此时还是没有反应过来,李易只是仔细的看着自己的双手,摸摸自己的胳膊,摸摸自己的腿,李易一眼的难以置信,自己睡了一觉竟然起来的时候身体就恢复了。

    李易不知道,就在洛节冲进李易的额头的那一刻,在李易身体的一处隐秘地方,炁终于松了一口气。

    果然如此。指望李易重新感受那些所谓的生命,感受那所谓的细胞,对于李易来说太难了,让他静下心修炼个十几二十年还有可能,但这也是唯一的办法,没有别的办法了,除非有外力相助,而炁本身没有任何的力量,就算有也没有适合李易的,而洛节就不同了,洛节是上一任的生之道韵的拥有者,虽然她仅仅只有那么一半,但也是生之道韵,而且拥有时间根本不是李易这个半吊子相能比较的,而炁在李易额头上打入的那一道印记很简单,在那生之道韵中,洛节的痕迹实际上还没有清理的那么干净,因为李易的掌控并不全面,正因为如此,这给了李易一个机会,一个重新掌握生之道韵的机会。

    炁那道印记成功的勾出了洛节的那部分的痕迹,自然而然的李易就看到了那在昆仑境九重天的那一幕,看到了最让他难以忘记的那一幕,就是洛节蒙面从漫天黄沙中把李易给救出来的那一刻,李易这次终于如愿以偿,清醒的看着洛节的一切。

    最后洛节那最后的痕迹也融入了李易的身体中,李易只是被封印而已,在洛节的那部分轻轻勾动下很轻易的就如同春暖消融的冰雪一般,顺着李易的身体开始流动。

    生之道韵重新掌控,李易在毫无反应的情况下,生之道韵成功的恢复了李易身体的伤势,所以李易现在已经是痊愈了,虽然只是表面上,实际身体重伤还是要一段时间的,但现在的状态就正常赶路完全没有问题了。

    李易根本没有想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自己做了个曾经经历的梦就恢复了生之道韵。

    对了,那个梦,李易仔细回想着那个梦的每一处细节,但人体就是很奇怪,在你做梦的时候,经历的那一切梦都是那么的清晰明确,但当你醒来的时候,自己经历的梦境就会以极快的速度遗忘,就算自己努力的铭记,结果也只是一小段而已。

    李易现在就是这种状态,他有些想不起来自己的梦境了,李易感觉自己遗忘了重要的东西,他不想忘记,他快要哭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炁突然出现在李易的身边,看到李易痛苦的样子拍了拍李易的背。

    李易感受到炁的那一刻终于绷不住了,他带着哭腔对炁说。大爷,我好想忘记了一个重要的人,说到这里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炁叹了口气不忍的说道。她说了,她再帮你这最后一次。李易听到炁的话愣住了,他渐渐的平静了下来,嘴角缓缓的翘起。

    以后要带着她的那份一起拼呀,走吧大爷,我们先去那个村子,找到解除我封印的办法,李易突然浑身颓废一扫而空,活力满满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