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趣阁 > 玄幻小说 > 双心地球 > 第一百六十九章 该回去了

第一百六十九章 该回去了

 热门推荐:
    一切事情都发生的如此突然,炁已经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结果面前突然出现的轩辕问一下子打乱了他的一切计划,只见洛节的剑轻巧的刺入了轩辕问的身体,剑势稍有阻挡,便长驱直入,仔细看剑身微微抖动,洛节手腕轻颤,细长的软剑在轩辕问的体内肆意肆虐,狂暴的能量几乎把轩辕问的身体炸开,轩辕问原本平和的脸色顿时满脸狰狞,双手一下子抓住了炁的肩头,这一切发生的都如此突然,炁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应就被轩辕问给抓住了肩膀,虽然炁的眼界见识高,但碍于附身的李易身体修为实在是跟面前这两个天级巅峰和天级初期的高手相差太多了,根本就是云泥之别。

    这一切动作精神反应过来了,身体却反应不过来,心有余而力不足。轩辕问抓住炁的肩膀就是一声怒吼,炁顿时就感觉自己身子一轻,直接凌空飞起,炁眼睁睁的看着,面前的画面天旋地转,一切都是如此的模糊。

    在轩辕羽的悲惨吼叫声中,炁不知道在空中旋转了多少圈,缓缓落地,砸起一阵灰尘,炁呆呆的趴在原地很久很久,一切都像是做梦一样,在他炁的计划里,自己是完美的,依靠着永丧和轩辕问的力量,强行把三人的力量合起,到时候直接运用阵法将洛节绞杀,千算万算,没有算到洛节竟然身具冰寒属性,自己的九幽碧炎对洛节杀伤力有限,自己的全盘计划沦为泡影,一切周密的计划都像是小丑表演。

    现在永丧透心而过,轩辕问也是被刺了个对穿,剩下自己,一切都结束了吗?

    炁有些不愿意面对。李易看着面前的一切心急如焚,他从开始看到了一切,看到了炁的恐怖九幽碧炎的箭矢,从开始的对于计划得手的喜悦,到后来一切都变了,永丧突然被洛节从身后直接穿心而过,李易只感觉一阵头晕目眩,他不敢相信,自己的曾经的敌人,曾经一起吃火焰灵和冰晶灵的永丧,看到了他身上的一切,看到他身上颤抖的肥肉,一切都如此的难以忘记,李易只感觉自己呼吸越来越难受,自己好像被剥夺了一半的身体器官,无论是呼吸还是心跳都比原来要快一倍,李易想要哭,但却哭不出来,他想要看到永丧站起来,憨憨的对自己说,兄弟你来了,我们去吃东西吧,我相信你的品位。

    又想到了那个时候,洛节步步紧逼,突然一个胖胖的身影一下子挡在了自己面前,他逆光而立,李易看不清他的脸,只觉得那个人肯定是可靠的。

    兄弟你放心,有我在,没有人可以伤害你。李易还没有从永丧的悲伤回过神来现实就把李易给拉了回来,缺少了永丧的轩辕问和炁,苦苦支撑都算不上,只能算是溃败。

    只是几招之下,洛节就轻易地击碎了炁和轩辕问,和洛节的差距太大了。

    李易看着洛节步步紧逼,他感受的到炁的想法,竟然是赌一手洛节不会杀了他,拿一手重伤换轩辕问的机会,这个想法让李易感觉可笑,这怎么可能成功,李易想要阻挡,炁并没有给他机会,洛节挺身一剑刺来,炁大吼着就要冲上去,轩辕羽突然出现,交到了后事,直接用自己身体挡住了洛节的剑,把炁给扔出去了。

    跌落在地上的那一刻,李易只感觉自己浑身酸痛,一切的痛感突然出现,自己重新获得了身体的控制,炁竟然退缩了,在面临绝望的时候,炁直接放弃了,他选择深深的藏在了李易的心底,不再跟李易交流,身体控制重归李易。

    李易龇牙咧嘴的从地上爬起来,他不知道炁为什么会不打招呼就直接退去,李易焦急的喊叫着炁的名字,炁并没有任何的回应。

    李易还想要继续叫炁的时候,身后好像有什么东西重重的砸在了地上,李易只感觉自己心都跟着一颤,那个身影,李易有些难以置信的回头看去,身后一个浑身扭曲,已经看不出人形的东西在那边以一个极其扭曲的姿态倒在那边。

    李易有些不敢相信,他轻轻的开口说道,轩辕问前辈?那个人影嘴巴张了张,一股粘稠的血浆从他嘴里流出来,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李易怔怔的看着面前的轩辕问,双眼瞳孔已经失去了焦点,李易心中涌现的不是什么对于轩辕问的遗憾,而是兔死狐悲的绝望,李易感觉周围空气都凝固了,一切时间都好像暂停了,远处好像有人在怒吼,是谁呀?

    声音好熟悉呀。突然一个身影直直的砸落在轩辕问的不远处,李易一下子从那个灰白失去焦点的世界中回过神来,那个人,好像是,轩辕羽。

    李易好像想到了什么,自己像个木头在那边站着的时候好像听到了什么人在怒吼,好像就是轩辕羽的声音。

    李易再也忍不住了,身边的人一个个的死亡,那种被轮着处决的感觉一层层的把李易直接给拨成了碎片,李易疯狂的转身,怒吼着,他双手一抬,无数的九幽碧火朝着洛节那个方向砸了过去,这次的李易并没有永丧和轩辕问的加持,一个玄级巅峰即使招式再精巧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都是空谈,九幽碧火这个从来在李易的手中就是一撮火苗,这次的李易在疯狂之下像是不要钱一样的喷发,但境界决定一切,超越一个等级,就是鸿沟。

    如果说一个小孩拿着刀子还能对打人造成伤害的话,现在就是一个小孩拿着刀子对着一辆坦克。

    履带轰鸣,小孩无力反抗。李易现在就是这个小孩,声势浩大的攻击,连洛节前进的步伐都不能阻挡,李易却没有任何要停止的意思,一直攻击,仿佛这样的攻击才能让他感觉到自己的生存的意义。

    洛节终于来到了李易的面前,轻轻的拍了拍李易的头,闹够了吧,差不多该回去了。

    洛节轻轻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