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趣阁 > 科幻小说 > 无限沉沦 > 第一卷 一切的开始 第七十三章 实验室内部下

第一卷 一切的开始 第七十三章 实验室内部下

 热门推荐:
    啪嗒!

    房门背后的东西随着廖宇的动作砸在了血泊之中,溅起了一片污血。

    廖宇脸色一变,刚刚过于自责以至于都没能发现门后有东西。他静静保持着推门的动作三秒钟没有动,随即猛地一把推开铁门,手中的破甲和郑威手里的步枪同时对准了房内。

    然而房间内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胸腔被整个挖穿的男性研究人员的尸体,此时正面朝下倒在血泊之中。

    廖宇愣了一下,随后眼神愈发地低沉。他与郑威先后走了进去,开始小心翼翼地搜查整个房间,地面上到处都是破碎的试管和培养皿。作为在医院工作的技术人员,廖宇和郑威都对感染这件事极为小心。这里面不知道是否混杂了实验用的各类药剂,一旦跟自己身上的伤口接触,很难说会发生什么变化。

    即便背后有神秘的寒塘作为支柱,廖宇也绝不想去尝试被不知名细菌感染的滋味,尤其是在自己现如今的财政状况根本付不起钱的情况下。

    “过来看看。”

    郑威正站在一处斜着倒下的立柜前,在立柜背后显然还有一个小房间,透过缝隙看去,里面似乎竖立着好几个圆柱形的巨大培养槽。

    “这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两人心底同时浮现起了这个念头,如果说这里真的是楚飞所说的那样,那这么一个临时的海外军事基地显然不需要配备这种东西,这个可不是一群军人带着一群教授就能空手搞得出的东西。

    正如廖宇和郑威同为医院的工程师,负责编写智能软件和一些基本的硬件维护,但是即便给了他们足够的原材料,他们也没可能从无到有造出一台哪怕是最基本的血液分析仪。

    “先推开试试看。”

    “嗯。”

    眼下不是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两人将立柜残余的东西都清理了出来,里面没有任何有用的信息,只有一些保存完好的研究资料,可惜这种东西对现阶段的两人来说毫无用处,廖宇本着跟上个世界一样做好预先准备,将这些资料全部收了起来。

    廖宇力气较大,托住了立柜的下半部分,郑威则用肩膀顶住了立柜的上半部分。两人不敢对口号,只能相互看着对方的口型,按照一二三的节奏一同发力,在一阵轻微的碰撞声中,这个立柜被两人一点点地立了起来。

    在将立柜立起来后,廖宇颇为惊讶地发现在立柜脚边放置有一个银白色的小箱子,或许是因为立柜挡住的缘故,这个银白色的小箱子保存得颇为完好。

    廖宇轻手轻脚地将其提了起来,发觉这个并非是保险箱,上面无需任何钥匙即可打开。

    两人相视一眼,廖宇将其放在了桌面上,笔直伸长了手臂,远远地挑开了小箱子的盖子。随着一阵冷气冒出,三根试管完整无损地躺在箱子正中,试管内黄绿色的药剂在微弱的灯光下反射出了一种诡异的光芒。

    廖宇伸手取出了一支试剂,炎印很快就传来了消息。

    “该试剂为第三人类研究所改良后的基因改造药剂,可用于部分技能或者能力的进阶使用,或者在回归寒塘后,付出一定代价在注射后获得一定程度的基因强化。”

    看着廖宇点了点头,郑威也伸手取过了一只试剂,立马获得了跟廖宇相同的讯息。

    他立马中带着惊喜地看向廖宇,却发觉廖宇只是默默地摇了摇头。他仔细想了想,很快便沉默着将试剂先放回了小箱子内,准备让廖宇收回他的储物空间。

    郑威刚刚的意思是指廖宇的病或许能够因此被治愈,而廖宇却是很清楚,这上面明白地写着是基因强化而并非治愈,所以很难保证使用后就能真的恰好治好了自己的免疫疾病。

    廖宇没有第一时间收起银色小箱子,转而先走进了那个小房间内,房间内一共有三具培养槽,均有不同程度的破损。不过从左边两句培养槽外侧玻璃被收起的模样来看,这两具培养槽应该是在研究人员主动取出里面的实验体后,才被疯狂的骷髅怪物砸成了现如今的模样。

    廖宇扫过整个房间,地面和天花板的管道大多都在地震和剧变中被损毁了,不少电线都裸露在空气中,只有房间四角的绿色应急灯或许因为角度的问题,还勉强保留完好,以微弱的光亮展示着卓越的军工品质。

    郑威手持步枪守在外面的房间,时刻注意着走廊的动静。廖宇则挨个检查着这三个培养槽,培养槽里面并不干净,甚至还隐约发出一些刺鼻的味道。显然即便这里早就做好了研究的准备,但是这里的条件还做不到每次实验后都对这些培养槽做彻底的无菌处理。

    当然,这或许还因为这次变故来得太过突然,实验室研究人员未来得及做最后的清理步骤。

    当走到第三个培养槽时,廖宇意外地发现里面居然还残留了约莫20cm深的培养液。只不过刚刚在门口时,廖宇没能在这么微弱的光亮下发现隐约透着淡淡褐色的培养液。

    正当廖宇低头看向培养液时,他赫然在水面的倒影上发现了两点瘆人的黄绿色光芒!

    廖宇猛地回头,与此同时,他头顶处的天花板猛地发出令人牙酸的吱呀声,在一声嘶吼中,一头骷髅怪物狠狠地跟廖宇撞在了一起,一同砸入了培养槽中。

    “廖宇!”

    郑威一时间没能保持住镇定,失声叫了出来。当他下意识举起步枪时,却发现这个距离上他根本没法保证能精准地全部命中骷髅怪物。毕竟两人不到一个月前还是宅在家中和办公室的程序员,想要这么快进化成神枪手,委实有些太强人所难了。

    就在郑威朝廖宇冲来之时,廖宇右手拿着破甲死死卡在了骷髅怪物的喉咙中,这才避免自己第一时间被咬下上身的结局。然而这个姿势同时也使得廖宇根本没法扣动扳机,骷髅怪物满嘴锋利的牙齿正一点点刺入自己右手的小臂,鲜血如同小溪般很快染红了他的整个右臂。

    而另外一边,廖宇的左臂和骷髅怪物的双手同时被培养槽破碎的玻璃切口刺穿,一时间难以动弹。骷髅怪物在双臂被刺穿的下一刻就开始疯狂地挣扎了起来,然而这个培养槽毕竟是用于实验恐龙的器械,这种纯粹凭借本能的挣扎无非只会扩大它的伤口而已。

    郑威此刻已经冲到了两人身边,有廖宇做牵制,郑威干脆直接举起了步枪,在一米内的距离上近乎是抵着骷髅怪物的头一口气将六颗子弹尽数打了出去,直接将骷髅怪物头颅的上半部分都彻底轰成了碎末。

    其实在第四发子弹时,这头怪物就已经失去了生命,只不过此刻的郑威一时过于着急,失去了平日的冷静,这才浪费了两发子弹,此时的他步枪里面已经没有一发子弹了。

    “你没事吧。”

    郑威冲过去将廖宇从培养槽中拉扯了起来。

    丛林中一阵骚动,然后跳出一个骨瘦嶙峋,脸上涂满红色涂料的土著人,举起长矛张牙舞爪地对着蒂克挥舞着,长矛的尖端不时地指向蒂克的头颅,嘴里低声叫喊着不明所以的怪声。

    拉尔狼冷笑一声就要上前结果这个小丑,却被蒂克船长一只手拦了下来。看着这个万般警惕的土著人,蒂克脸上又露出了招牌式富有魅力的笑容。右手两指并拢,轻触额头,向上划过一个优美的弧度收到了胸前,方开口道:

    “尊敬的使者,我带来了美洲卡洛猎头部落的问候。我们带来了足够的礼物来表达我们的诚意,希望能见到伟大的库库坎奇的女祭司——曼巴之吻。”

    “呜咔哇啦啦哄。”土著对着蒂克一阵咆哮,显然跟同意是绝对没有什么关系的。

    蒂克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继续劝说道:“卡洛猎头部落与库库坎奇部落往年也有来往,他们的族人曾痛饮我从部落带来的美酒,他们精美的挂饰也在我们美丽的新娘头上出现过。”

    那个领头的土著对蒂克所说的话无动于衷,再次对着黑珍珠号的一众船员叫喊了几句之后,佝偻着腰,一点点警惕地退回了丛林之中。

    蒂克船长的神态没有任何不满,一旁的手下不敢肆意揣度自己船长的心思,只能静静地持兵站在一旁,不少人开始分开救治之前受伤倒下的同伴。

    等到队伍整理完毕,蒂克右手一挥示意继续前行,廖宇叹了口气,只得尽力跟上。

    四个小时后。

    一名浑身鲜血的独眼海盗无力地倒在了湿的土地上,汩汩流出的鲜血迅速浸入了一片生机勃勃的大地中。廖宇很没有节操的拉过这名海盗的尸体当作盾牌,他的左边胳膊被一支弓箭刮过,箭头附有的倒钩直接带走了廖宇一大块肌肉,喷洒出来的鲜血很快就染红了他整个左边身躯。

    半个小时前,黑珍珠号船员遇见了进入丛林后最大的抵抗,前方开路的人瞬间就减员了一半。不仅如此,基本第一波倒下的海盗就没有再站起来的例子,显然突袭使用的长矛和弓箭都淬有剧毒。如果不是这类毒素存量有限,还不能如同现代化工业那样流水化生产,否则即便蒂克船长全力出手,恐怕除了黑珍珠号上跟随他多年的手下,其余所有人都要交代在这里。

    遇到这种情况,蒂克船长没有再使用之前的那种灵魂黑雾,因为没有海盗能顶住这样的火力往前冲锋,他的施法范围是有限的,对方明显有备而来,所有敌人以扇形的方式分散开进行攻击,完全依靠着地利尽可能地削弱蒂克船长控场的能力。

    但是身为海盗王的蒂克船长当然不止这一种巫术,蒂克以一种优雅的步伐穿梭在海盗之中,伸手不断弹出一条条黑色的细线。黑线一碰到对面的土著便化作一条条毒蛇,缠绕着对方的手臂直扑面门,不少土著惊慌之下抽出匕首一刀砍去,却直接从黑蛇的身体中穿了过去,仿佛幻象一般的黑蛇反倒顺着对方的口鼻钻了进去。不过一会儿,只见那些土著便抽搐倒在地上,再也没有醒来。

    然而蒂克的实力再强,也只能兼顾正面扇形的区域,两侧的战线不断被压缩,手下海盗的伤亡率不断上升。在开战之后的二十分钟,莫尼芙大人也不得不脱下斗篷提剑加入了战局,因为她和蒂克都知道,海盗毕竟不是正规军,一旦伤亡率达到一定程度,必然会出现溃败的情况,到时候仅凭他们几个人是决计见不到曼巴之吻那个神秘的女祭司。

    战斗到现在,基本黑珍珠一方人人带伤,廖宇都看见二副的背上已经插上了两支箭矢,而三副拉尔狼已经不见踪影。他知道此时不是节约的时候,先是从炎印当中拿出了医用绷带缠上了自己左臂,然后配合一旁的海盗砍翻了两个从两侧摸过来的土著。纵然是六打二,廖宇也是被拼死反抗的一个土著一矛划破了脸颊。

    此时廖宇一抬头,觉得战场有什么奇怪的变化已经开始发生了。于是廖宇捂着脸装作失血过多地样子蹲在了地上,一双眼睛却是来回扫视着战场,计算着敌人的数量和攻击频率。

    “不好,蒂克船长!”廖宇很快就发觉,来自两侧的攻击至少减少了40%,相反蒂克船长身后突然爆发了几次战斗,三名精英海盗闷哼几声就被扔了出来,蒂克跟一众部下的距离一下就拉开了二十米。廖宇从旁观者的角度看来,对方分明是想要通过包饺子的方式,优先解决蒂克这样实力强劲的头领,剩下的海盗自然会一哄而散。

    眼看周围的土著骤然暴起了十几人,清一色的都是手持长矛匕首的战士,明显打算通过近战解决蒂克这样一个掌握可怕巫术的敌人。

    然而看着四周冲上来的敌人,蒂克脸上笑容反倒是显得更加悠闲。啷锵一声蒂克就拔出了腰间的船长佩剑,闪电般地刺穿了最前方两名土著的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