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趣阁 > 科幻小说 > 无限沉沦 > 第一卷 一切的开始 第七十三章

第一卷 一切的开始 第七十三章

 热门推荐:
    在这个洞**中,n11基地布置了几盏电灯,照亮了靠近基地的1oo余米,这是基地上一次探查时留下的工程。再深入的电灯都被破坏了,基地也很明智地没有加派人员前来修理和恢复。但对于具备了微光视觉的苏来说,只消有一点光亮,就可以看清周围的景物。

    苏现在就行走在幽暗的通道中。通道中偶尔可见光的苔藓,以及散着微弱光芒的污水,已足够使他的微光视觉挥作用。

    在一个转角处,苏忽然停住了脚步,整个人都缩回到斗篷里面,慢慢隐入黑暗。

    洞**中转来一阵很低的沙沙声,一只足有一米长的凶暴地鼠钻了出来,脑袋上那只大得不成比例的鼻子两孔朝天不住翕动着,小小的眼睛昏暗无光,看来已退化得差不多了。凶暴地鼠和它们的亲戚,生活在地面的凶暴鼠在十几年前几乎没有什么区别,但是现今几乎分化成了两个物种。

    安静蜇伏在黑暗中的苏突然动了!三棱钢管闪电般刺出,贴着凶暴鼠鼻子上端刺入,穿透上下颚,将它牢牢钉在地上。

    鼻子是凶暴鼠的最大要害,它疯狂地尖叫着,四只短粗而锋利的爪子拼命抓着地面,碎石四溅,转眼间就在坚硬的岩石上刨出一个坑。

    苏左手紧握着钢管上端,看上去纤弱的手臂却如磐石般不可动摇。要害受到重创的凶暴鼠连一分钟都未能支撑过去,身体一阵剧烈抽搐,便伏地不动了。沙文和司库两个轻伤员正在打扫着战场,陈国军和司库似乎都有军旅经验,所以在他们两个的指导下,还能站立起来的同伴都尽可能地消除掉战斗的痕迹,以免血腥味引来其他更加可怕的敌人。

    看着正在挖坑的队友,廖宇似乎觉得阴云再次笼罩在了他的心头。自己为了学习魔法,所以携带的子弹少得可怜。而根据之前这些临时队友的对话,以及战场的表现,廖宇可以有八成的把握确定他们至少比自己要多经历了几个任务世界。但是既然现在他们跟自己分在了一起,说明在空间眼中他们跟自己是一个水平的探索者。那么意味着即便他们把存款全部换成了子弹,恐怕也绝对算不上充足。按照刚刚战斗的烈度,廖宇估计整个队伍的子弹应该大概少了三成。

    廖宇的数学能力和记忆力一向很好,即便是生死激烈的战斗也并不能阻碍他对战局的观察。

    只是这个时候,廖宇的担心却无法如同往常一样计算出精准的解答过程。

    “你们的五只够了吗?”成大底气十足地叫喊道,作为一开始就出头的人,他确实有着足够的实力作为本钱,跟廖宇还躺在地上疗伤的模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结果艾琳娜,沙文和司库三人都还差一两只才能凑齐任务要求的五只生命体,这个结果显然在廖宇预料之内,刚刚来袭的迅猛龙群一共被斩杀的才只有25只,否则廖宇也不必拼着被迅猛龙一爪撕开胸口的代价,也要一匕首割掉对方半个脑袋。

    不知不觉中,那个斯文安静的青年已经渐渐露出了凶残的一面,又或者说,这才是他平时外表下真实的一面。

    “统计下击杀的迅猛龙数量吧。”沙文提议道。

    然而结果跟廖宇之前预想的一样,25只。尤其是在成大和陈国军两人杀的数量不止5只的情况下,有人凑不齐任务数量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不过这个结果从侧面也反映出了另一件事,就是空间只计算最后杀死那只恐龙的探索者,这么一来,探索者之间脆弱的平衡又变得有些微妙了。

    “我们还有整整4种恐龙没到手呢,我个人建议是找个地方先休息,后面时间还长。”这次开口的是廖宇,团队至少现在来说还不能够解散,这既不符合廖宇的利益,同样也不符合所有人的利益,一旦战斗中就事先勾心斗角,最后只可能是人都留在这里。虽然这次空间没有给出抹杀的条件,但是一个月到了,没有完成的探索者也不可能期待能拿个下次继续努力的评语。

    随着廖宇的开口,整个团队紧绷的弦又有所放松。在陈国军的带领下众人得以在原始丛林里面避开那些危险的暗坑和有毒的植物,虽然环境较现代的森林有所不同,但是陈国军按照有毒和有捕食特征的植物的共同点,扩大范围来排除危险,使得整支队伍基本没什么较大的损伤。

    只不过看着头顶上空比普通老鹰小不了多少的昆虫,以及视线范围内无数巴掌甚至手臂大小的蜘蛛毒虫,众人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初期探索者攻高防低的特点在这里被成倍地放大了。尤其是艾琳娜和廖宇,艾琳娜基本是拼命在朝人堆里面躲去,如果不是寒塘空间内生死之间磨练出的意志,她甚至都没办法控制住自己好几次张口欲出的尖叫。而廖宇因职责所在不得不站在团队外围,正因为这样,他才能清晰看见那些色彩斑斓的巨型蜘蛛再慢条斯理地翻滚着蛛网上的猎物,堪比他大腿粗细的光滑腹部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令人迷醉的光芒。

    在半个小时之前,廖宇就已经觉得自己的胃部在抽搐翻滚了,他自己都怀疑真的是自己的意志在还坚持身体走下去吗。此时的廖宇觉得宁愿去对付一只霸王龙,不,恐爪龙,都比面对这些发出窸窸窣窣声响的昆虫好上一万倍。

    “我们走出来了。”沙文惊喜的声音率先在队伍中响起,他的地形探测仪配合着司库和陈国军的丛林经验,最后好运气地在第一天傍晚就走出了沉闷潮湿的原始森林。

    然而当团队所有人都走出来的时候,他们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