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趣阁 > 科幻小说 > 无限沉沦 > 第一卷 一切的开始 第三十二章 考验

第一卷 一切的开始 第三十二章 考验

 热门推荐:
    “虽然昨天对于我们没有尽头的航程来说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插曲,但是我觉得我身为船长,还是有必要为我亲爱的船员们稍微解答一下疑惑,毕竟是你们保护了我们伟大的黑珍珠号。”

    握酒杯的蒂格船长带着熟悉的那抹笑容从大厅的尽头走出,向众人微微举杯示意。

    被老海盗领入这间大厅的廖宇三人原本打算弯腰回礼,却发觉四周的船员各个笔挺地站在原地,廖宇也只好随大流站在原地不动。

    这个位于黑珍珠号深处的大厅显然比此前接待新船员的那个大厅重要许多,充满异域风情的装饰物挂满了大厅,精致的朗姆酒错落有致地摆放在酒柜上,各式燧发枪与海盗弯刀交错地悬挂在两侧。

    “黑胡子一向将一些毫无意义的东西看得过于重要了,他舍不下一些东西,自然在未来也会失去同等的东西。”蒂格船长的话似乎另有所指,“昨晚的攻击是他的一次小小报复而已,随着我们的宝贝愈发驶向目的地,接下来的路,各位忠诚的船员可以尽情享受朗姆酒了。”

    有炎印颁发的任务在身的廖宇自然不会信船长的话,不过自从踏入这个大厅后,廖宇便始终觉得似乎有一道目光在扫视着自己。他担心这是黑珍珠号上的魔法预警措施,强压着冲动,以免如冥想时那样将精神力散发出去,触怒了蒂格船长。

    廖宇用视线的余光打量着这座大厅,很快便被站在阴影处的一个女人所吸引。那个披着斗篷的女人说不上漂亮,裸露在外的棕色肌肤和一串兽牙手链显然不符合廖宇的品味。然而她仅仅是站在不起眼的阴影内,廖宇便本能地感觉到了一股极度的危险,仿佛一头猎豹伏身在阴影处漠然地盯着自己的要害。

    他赶忙扭转视线,不去看那个女人。不管她是谁,能出现在这里就已经能说明她的身份了,自己没有必要旁生枝节。

    随着一阵欢呼声,蒂格船长结束了他的讲话,将目的地的财富“提前”发放了下去,这种激励的方式从古至今屡试不爽。

    “苏,麻烦等一下。”一位栗发少年叫住了正要离去的廖宇。

    “请问有事?”

    廖宇打量着面前这位素不相识的少年,突然萌发出一种错觉,似乎从他的笑容中看见了张扬不羁的大海。

    一方浅色的头巾干净利落地包裹住了少年眉毛以上的部位,同样是两侧缀有装饰品的小辫,放在蒂格船长上就是充满了神秘与蛮荒的气息,于他而言却像是海洋将翻滚的海浪附在了他的发梢作为对他的眷顾。

    “自我介绍下,水手长杰克?斯派洛。”

    廖宇伸手握住了杰克递来的右手,从手掌传来的力量来看,杰克的力量似乎远在自己之上。

    “我觉得我应该不用介绍自己了。”

    “当然,听说你已经大致弄懂了那两个魔法阵?”

    “弄懂算不上,只是第一个聚魔的魔法阵我大致能够完成了,它们有名字么?”

    “很抱歉,海盗在这方面可没多大的天赋,我以后会尝试多教教这些满脑子朗姆酒的家伙的。”杰克耸了耸肩,侧身伸出右手,做个了请的动作。

    在杰克的带领下,廖宇拐入了一条狭窄的通道。随着在通道内不断深入,廖宇只觉脑海中愈发混混沌沌,自己的思绪仿佛陷入了停滞,完全无法思考任何问题,只能跟随着前方那个身影不断拐过各个角落,一路往黑暗的深处前行。

    “到了。”

    当廖宇猛然清醒过来时,自己已经来到了一处幽静的大厅中心,而自己对于来时路上的一切竟全无任何记忆!

    廖宇心中一凛,秉持着不问不看的原则没有发问,专心致志地蹲下整理起地面早已准备好的魔法材料。

    约莫一个多小时后,满头大汗的廖宇终于站直身子,苦笑地说道:“这次应该没有问题了,就是有些材料浪费了。”

    杰克一脸惊喜地从角落走出,上来就给了廖宇一个拥抱。

    “不不不,亲爱的苏,你完全是我见过基础最为扎实的魔法师,我从未见过有人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就掌握一个完整的魔法阵。”

    廖宇接过杰克递来的手帕,一脸谦虚地站在一旁,似乎仍旧再为刚刚浪费的材料而感到愧疚,只不过心底嘛,却是对杰克的话半分也不信。

    “有了这个魔法阵,黑珍珠号的防御和速度将有足够的魔力保障,你做的很好,黑珍珠号不能没有你,我会向船长大人汇报此事的。”

    杰克一脸真诚地盯着廖宇,廖宇以同样的真诚回报了对方:“能为黑珍珠号做出这一点微小的贡献,这是我的荣幸。”

    受过现代各类鸡汤和洗脑文的冲击,廖宇此时心底甚至还有功夫思索接下来黑珍珠号还会给出什么考验。自身的实战能力不论是与三副等人相比,还是与同为新人的拉斐尔两人相比,都具有很大的局限性,威名赫赫的海盗王只怕没有心善会收留一个无用之人

    回去途中与来时一样,并未起什么变故,廖宇极力推辞了杰克的热情邀请,回房独自处理起自己的伤口。

    “少了一个。”

    廖宇低头拆开伤口的棉布,用朗姆酒做着又一次消毒处理,余光却是在不断打量着整个船舱。以他超乎常人的记忆力,他很快通过与之前船员的对比,发觉新船员突然少了一人。

    “若是我在魔法书上的研究进度慢了半分,恐怕失踪人数要再加一个了。”

    杰克并未让廖宇暗自紧绷的神经持续太久,晚餐前他就又一次找到了廖宇。

    “昨晚的战斗有不少人伤势感染了,你应该能够处理吧。”

    “如果只是简单的刮伤,那我想我应该没有问题,只不过我需要一些小工具。”

    廖宇对此早有预料,他虽然没有能力担任主持手术的正牌医生,但是这几年耳濡目染,不管是对各类理论知识的熟悉度还是实战经验,当个助手还是绰绰有余的,用来对这个年代的人实行降维打击自然没有问题。

    一个小时后,看着廖宇如此熟练地处理完了七个海盗的伤势,不论是大副伯恩还是水手长杰克神情中都多少透露出了些许讶异。廖宇处理后的伤口虽然按现代医学的标准简直是粗糙不已,但放在这个放血疗法还存在的时代,那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医学界的艺术品。

    “站在巨人肩膀上的感觉的确不错。”

    廖宇感知到了身后几位核心海盗的神情,不由得松了口气,手上动作则没有丝毫停顿地缝好了第八位海盗的伤口。

    见到此处一切顺利,过来查看的大副伯恩转身离开了这里。走出房门的他故意在死角处停顿了片刻,对着杰克微微点了点头。

    翌日清晨。

    “搞快点,等着呢。”船舱的一处窗口旁廖宇正拉着绿龙催促道。

    “急什么啊,拉斐尔才用过呢,你魔力恢复就不要时间的么。”绿龙压低了声音喊道,似乎生怕被别人听见了。

    “等会人多了,被人看到多不好。”廖宇摊着手,一脸急躁的模样。

    “行了行了,不就是用清水洗漱一下,搞得我们在做什么一样,真是的。”拉斐尔在一旁看不下去了,出声催促二人。

    “不是你刚刚用的时候,要不是让你先用了,我至于现在这么急么。”廖宇小声嘀咕着。

    绿龙虽然苦着一张脸,但也不想等会沦为人肉取水机,赶忙给廖宇简单画了一道符咒,弄了点清水让廖宇洗漱了一番。

    “这日子真难过,难怪海盗都是一身臭味,真佩服以前的海上艺术家。”过了几日“风餐露宿”的日子,拉斐尔的神态早已无刚上船时那般意气风发,撇着嘴趴在窗口上。

    “艺术跟现实毕竟有差距。”

    廖宇话音刚落,便见到甲板通往此处的大门被打开,水手长杰克?斯派洛径直朝自己走来。

    “嘿,苏,有空吗?或者说,我没有打扰三位的早餐。”杰克张开双臂,面对三人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当然没有,实际上我们现在暂时没有什么胃口,我有点怀念我们东方的早点了。”廖宇耸肩回应道。

    “亲爱的朋友,在我看来,初升朝阳洒下的第一抹阳光以及永不停歇的海面就是最好的早点了。”

    即便是拉斐尔,在杰克这样与生俱来的魅力面前也显得有些黯然失色。

    “你的话总是能给人惊喜,有事?”

    “当然,跟我来。”

    廖宇没有废话,当即跟随杰克的脚步离开。身后的拉斐尔和绿龙看着廖宇的背影,很快就相继收敛了视线,各怀心思分开前去寻找相熟的海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