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趣阁 > 科幻小说 > 无限沉沦 > 第一卷 一切的开始 第十九章 市井

第一卷 一切的开始 第十九章 市井

 热门推荐:
    廖宇顺着声音看去,原来是店老板端着两斤特色酱牛肉和两根丰满扎实的红肠走了过来,听到了自己的叹息。

    “大哥见笑了,有点烦心事。”廖宇换上了一副笑脸说道。

    店主大哥也没多问,笑了笑便把菜放桌上了。

    廖宇等候多时,此刻拿起碗便是风卷残云地开始扫荡。

    吃到一半,他还觉得不甚尽兴,左瞅右瞅,瞄见了厨房内炖在锅里的肘子,于是连声招呼了几下。

    “小哥有什么事?”没想到又是店主大哥跑了过来。

    “哦,我就是问问你们那肘子……”廖宇还是礼貌地先问一句,万一是别人店主自家要吃的菜,自己也不好强要。

    “那个啊,那个是我们这儿特色菜,吃是能吃了,但是这扒肘子后面还要加料呢,要不吃着不得劲,现在啊,就加了点盐,担怕是不合你胃口。”

    “没事没事,给我上一份。”此时廖宇饿极了,哪管得了许多。何况廖宇自身也算是个厨艺高手,一眼就能看出这肘子的腌制和火候都到了,此时出锅也算是另一种清淡的口味,自然是不会放过了。

    “好嘞。”店主也是个爽快人,两三下就利落的捞了一份肘子端给了廖宇。

    廖宇拿筷子熟稔地一戳,轻易地插穿了整个肘子,再用筷子往两侧一拨,肘子上的筋肉和骨头就顺利地分开滑落在碗里。

    廖宇迫不及待地夹起一块一尝,味道正好,腌制时的调料很好地渗入了肘子内部的各个角落,充满风味的汤汁被软糯的肘子充分吸收,一口下去,便是回味无穷。廖宇对这个肘子很是满意,配合着剩下的酱牛肉又是一碗饭落肚。

    他一边咬着红肠,感受着紧致的猪肉在嘴里慢慢被嚼碎,伴随着油脂在嘴里爆开,一边再来口炖耙的猪肘,一时间心中充满了难以替代的满足感。

    “哎,要是这再来碟家乡那边的蘸水,那简直就是完美。”廖宇在收尾的时候心中不禁冒起这个念头,最后干了杯中店家自制的米酒,酒足饭饱的廖宇总算满足地拍了拍肚子。

    “小哥,如何。”廖宇扭头看去,原来是店主老大哥提了根凳子凑了过来。此时还未到晚饭高峰期,这家小店也就廖宇一个客人。

    “不错啊,挺有特色的,不过大哥你这店里我看怎么全是人力啊,还得你跟老婆亲自上场。”廖宇说着用眼神示意了一圈。

    店主老哥伸手提起一旁的酒壶,又递了杯米酒过来。

    “哎,这不是没打算做大做强,也就靠这个给自己找点事做,顺便挣点小钱。有智能机器帮忙打下手,其实也不怎么累,请了两个亲戚的小孩,饭点高峰期前才过来,这两天又恰好给他们放了假。”

    廖宇伸手指了指厨房,调侃道:“现在大多普通饭店可都用智能厨电做饭了,自己事先调配好就可以了,只有星级大厨才自个儿动手亲力亲为呢。”

    店主听了哈哈大笑。

    “小哥这话说的,我算哪门子大厨,我这店啊,小本小利,再弄点智能厨电,也就真的挣不了两钱了。而且咱也不是说看不起这些机器,味道嘛,倒也像模像样,但咱总觉得还是差点啥。”

    “也是,自己做的东西,终归不一样,我也经常下厨鼓捣些新菜。”这话倒是颇为赞同,拿起酒杯跟店主大哥碰了一下。

    廖宇自身对于做饭这件事本就喜欢钻研,美食算是他的一大爱好了,三言两语后,两人便熟络了许多。

    “咱这辈子没啥大理想,领着福利不愁吃不愁穿。想着自己还有点厨艺,就出来打发下时间,顺便替孩子存点钱。”店主大哥提起自家孩子,眼神都亮了几分。“那小子前几天打电话说,兴许过段时间还有机会提权限值,也让我替他高兴了一阵子。”

    听到权限值,廖宇举杯的手一顿,随后才若无其事地一口饮尽。

    “对了,他还说自己谈了个女朋友,还谈好几年了,真是的。”大叔说起这个一口的埋怨,不过脸上的笑容却是怎么也盖不住。

    “这不挺好的么,如今这年头,人人衣帛食肉,工作都不想干,更别说恋爱了。”廖宇把玩着手中精致的酒杯,应和着大叔。

    “是啊,不过这小子后面还说,那女生可能怀孕了,妈的,这年头哪有可能的说法,怀了就是怀了,没怀就是没怀,一大男人哪那么多犹犹豫豫的。”

    大叔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提起酒壶又给自己满了一杯。虽然他一口一个小子,但是提起正事,言语中仍满是骄傲地将儿子当做了一个真正的男人看待。只不过他大抵从未在儿子面前承认过此事,这或许是天下男人间少有的默契。

    “那可真是措手不及。那……大哥你是不是很生气,有什么打算?”这本是别人的家事,但廖宇看在今日还算投缘的份上,犹豫了一下还是多嘴了一句。

    “气?为什么要气,不过吧,那确实有点没准备好。但是老话说得好,咱家也算有后了,总不能说不管不顾吧。”大叔砸吧了两下嘴,眼神中满是幸福。

    “你不气他没跟你说一声,这么大的事,说来就来,事先一点准备都没有,换我我肯定受不了。”廖宇笑着摇头道。

    大叔对此却是不赞同:“小哥这话说得就不太对了,生活嘛,总有这样那样的意外,咱也不是神仙,哪能料事如神,你生活中莫非啥事都能准备得妥妥当当?”

    廖宇想起近来的种种遭遇,张了张嘴想要开口,却不知在此时此地又能说些什么,最终只是一声叹息,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这不就是了,意外总会有的,但生活还是要继续,哪有什么都准备好了过日子的。我比你大几岁,也就多说几句。我们就是普通老百姓,咱普通人有普通人的过法。生活不像做菜,咱食材准备好了再下锅。生活更像是把你扔到野外,你只能看着有啥做啥,能做的也就是用手里有的尽量做出一锅好菜,让自个过得好点。”

    “嗯。”

    廖宇虽当下无法完全接受大叔的说法,但这一年接二连三的境遇让他一时间心境萧索,也不愿在萍水相逢相谈甚欢的情况下与大叔争辩些什么,于是沉默着举杯跟大叔碰了一杯。

    结账时,店主见跟廖宇谈得投机,索性跟老婆打了声招呼,免了他二十块。廖宇忙不迭地向这对夫妇道了声谢,这才走出了饭店。

    “该回去深入研究下那些咒语了。”

    看着脚下飞速掠过的空中通道以及通道间如同蛛网般铺展开的安全网,纵使廖宇从小生活在都市中,现如今每次看见这些浅白色的巨网,心中仍有些不适。

    这些安全网被人称作“树网”,是人类朝空中发展后的新产物。随着科技的发展,空中最终也被划作了人类的日常领地。然而空中不比地面,没有了大地千万年对人类文明的支撑,人类必须开始学会为自己的飞翔制作结实的翅膀。

    于是高楼之间架设起了无数的通道与桥梁,它们不仅仅发挥通行的功能,更是起着固定的作用。当遭遇紧急事件时,这些通道桥梁的接口会根据情况自动分开,智能警务系统会及时接管那片地区,尽可能减少伤亡。早在设计之初,人们就为此做了数份备案,以防出现一座楼倒塌了,拉扯着整个城区楼宇如同多米诺骨牌般挨个倒下的极端情况出现。

    而树网则是在这基础之上架设的又一层保障,随着人类科技的不断发展,材料学同样有了不少阶段性的突破。该网状结构参考了生物的神经系统和应激性研发而成,具有轻微的粘性,能够在有物体坠落之时主动收缩包裹住物体,且不会对人体皮肤等介质造成伤害。良好的弹性设计可以很好地缓冲掉下落物体的动能同时又不至于反弹过度伤害到跌落的人员。

    层层的通道与树网构成了这座城市的血肉脉络,但同时也潜移默化地将将城市划分成了两个阶层。随着上层环境优渥、交通便利等优势的展现以及政治中心的上移,人类社会的资源开始不可避免地往上层区域倾斜。

    自从人类文明有了记载开始,差距与阶层就从未消失过,这是由多种因素结合后产生的必然结果。然而如今或许是人类有史以来第一次以物理的方式,在无意间具象化了上下阶层的定义。

    “再过两天又要还房贷了。”

    廖宇翻看着手机内的存款信息,眉头紧紧拧在一起。

    公民名下的第一套房能够给个人带来一次性的权限提升,当初廖宇就是看中这一点,这才咬牙将房买在了上层,尽早享受到权限提升带来的医疗、教育等各方面的福利,方便给父母买药。至于环境、交通之类的附带品,廖宇其实并不太看重。

    只是没想到这没过两年,自己的身体和经济状况都急转直下。

    “但愿寒塘足够讲信誉……”